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浮花自強 燈火通明

2016/2/18 — 6:31

如果說這群女子獨立堅強,倒不如說她們都在好端端生存,可能只是我們,至少我,太脆弱頹敗。

目不轉睛,PENELOPE CRUZ,近乎完美,每次的大銀幕,終究無人能夠忽略她。女兒被後父所姦而殺掉自己丈夫,可憐的寶麗阿姨於鄉下去世,短短一天,眾人常理將不知所措,她卻盡顯她的常理,一種女性的可能性,沉穩的爆炸力,接手餐館、擔當養家、拖曳沉重的屍體穿越街頭,鎖好忘卻,如常買蕃茄切菜、等公車探親友,一切沒有發生過。

她的謊言接二連三,純熟至極,沒讓人敗出一絲懷疑,要保護女兒的母親,為著繼續生存,維護日常,可以至此。她的兇狠與準誠,是拖著輛菜車也能與四周的師奶殺價,以果斷的魅力,讓鎮裡的人都來幫她完成每一件事,寬度可以是,與她合煮一頓飯,或許合埋一條屍。大起大落,轉個頭卻為到宴會上的一首曲,淚落不止,音色仍然情深完滿。

廣告

你想像不到,幾個師奶可以一同搬動盛載屍體的雪櫃到河邊,胖妓女說,不想知道發生什麼事,只會不告訴別人有這件事,默默剷泥,一身污沼,一種情誼。

想像不到,西班牙的小鎮迷信而此,相信鬼魂,而忽略一個活生生的人,人鬼交雜,始終還是相信後者。女士們在葬禮上,唯有橘白地磚最為明亮,以為那些統一烏黑的制服,與交頭接耳、人云亦云是一種最奇怪的姿態,卻原來,是最能保持日常的舉止,可能是一種維持和諧的態度。

廣告

想像不到,壯健男人被插一刀,鮮血覆地,她卻能以做清潔工的專業,用地拖、素白棉紙與百潔布抹妥。只是。水龍頭今次洗的,不是晚餐碟盤,僅此而已。厚棉素紙沾滿鮮血的一幕,三四秒,雪白乃以鮮紅,輕柔直至沉浸,血花如她,豔麗如此,可以是促成,也可以是竟然,她總是遇上不好的男人,終逃不過死亡。

有些生死學課程會看這部電影,六位單親女子,總在不同時間結伴,癌症女子、失婚女子、受背叛的女子,她們有她們的生命,縱然獨立,不曾孤獨。

VOLVER,《浮花》,艾慕社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