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深聲

2015/9/30 — 7:30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故事發生在星期一公眾假期,跟好朋友 Benson 和師傅下午茶那天。現在想起也覺得蠻搞笑的,但也有點悲哀,不過又頗有「教育意義」,值得寫。

可以跟師傅老人家下午茶,十年難逢一潤。他看風水,每呎計,十一元一呎,只計建築面積。看一個三千呎寫字樓的風水,他需要兩小時,也會給老闆指點一下,加起來差不多三小時。

時薪萬一,也願意跟你吃頓下午茶,小弟面子跟師傅的超級富豪熟客有得比,葉某受寵到標冷汗。

廣告

其他人知道我們有幸和師傅茶聚,無不爭相報名,男人利誘,女人試圖色誘,但我們以「師傅唔鍾意多人」為由,最終只嚴選三位茶腳。雖然那天是公眾假期,而且熱到生熱痱,但我們四男一女,穿得非常隆重。沒有牛仔褲,沒有波鞋,男的還要搭一件 blazer,因為師傅不喜歡人太 casual。由此可見,跟師傅茶聚這件盛事,規格高過親身睇場 Wimbledon Final。

老人家不喜歡我們 casual,但自己永遠潮著 Paul & Shark,而且偏愛 macaroons,我挑了一家 macaroons 最好吃的地方。幾個人坐底接近十分鐘,除了我跟侍應說過幾句,沒有人出過半句聲,其他枱肯定覺得我們這枱好怪,可能以為我們在飯前祈禱。侍應很快就端出五彩繽紛的 macaroons,放在中央。

廣告

師傅拿一個黃色的 macaroon,滿足地放入口。另一位朋友也跟著拿個黃色的 macaroon,正當他試圖放入口之際,Benson 急忙地大力拍他的手一下,黃色的 macaroon 隨即跌在他的碟上。「對唔住師傅,對唔住,佢唔識規矩。」Benson 連忙說。幾個朋友不知所謂何事,之後他們才知道,師傅最愛亦只愛吃黃色。奪師傅所愛,死罪。自那分鐘開始,其他人顯得更加戰戰競競,直到師傅終於開金口。

「你哋有冇嘢想問我?」師傅呷一口紅茶問。席上唯一的女性朋友,連聲「有呀有呀有呀」。有家可能會上市的公司向她招手,她猶豫了幾天應否放棄 Big Four 的 director 位置而坐上這家公司的 FC。「唔該師傅,可唔可以指點吓。」她說。

師傅突然皺眉,跟旁邊的 Benson 耳語兩句。Benson 聽後,面有難色,莫說是其他人,連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好半天,Benson 終於說:「Catherine,你走先啦。」

我們幾個瞧著 Catherine,師傅在玩手機。你大概可以想像,這刻的 Catherine 是怎樣的心情。她突然覺得自己像個帶有傳染病的喪屍一樣,驚恐的望著我們,而我們看著她的表情,應該比她更驚恐。「師傅,做乜事呀?」她瞪大眼睛問,開始失常。師傅沒有說話,我跟她說:「你走先啦,晏啲再 call 你。」淚水已經凝聚在她的眼眶,的確可憐,但師傅要你三更走,誰敢留人到五更。她憤然站起來,椅子幾乎往後跌,轉身離開。

「呢個女人,你哋朋友?」師傅問。我們至今也不知這件喪屍所犯何事,所以連承認她是朋友的勇氣也欠奉,眾人只是勉強點頭。「呢個女人,質素低,人品劣,條命好差。」但佢份工做得唔錯喎,都搵唔少,我說。「搵得多,代表條命好?所謂明星都搵好多,條命一定又好?」明星喎,咁多人鍾意你、尊重你,另一個朋友說。「有人同你交心,唔代表你條命好;有人尊重你,唔代表你條命好。你要睇,同你交心嗰啲,尊重你嗰啲,係唔係好人,係唔係有質有素嘅人。有一百個冇質素嘅人尊重你,唔代表有人尊重你。」我們點頭,師傅再吃一個黃色 macaroon,Benson 為他添茶。

點解師傅唔知 Catherine 時辰八字都可以知道佢條命唔好,我問。師傅指一指自己的耳朵說:「把聲,一個人把聲永遠同佢八字有關連。」我們看著師傅,靜候他老人家賜教。「有啲人唱歌好聽,呢把聲唔計,要聽佢平時講嘢把聲。」何謂好聲?「男人要有男人聲,女人要有女人聲,但凡男身女聲或女身男聲,都唔係好聲。」Catherine 的聲線的確是…… 現在明白了。「佢頭先叫我指點,措詞客氣,但語氣橫蠻。求人呀大哥,把聲聽落咁霸道,邊個會幫佢?最讓人難受係佢聲底,破嗓聲底似男人,銅鑼聲底係潑婦,佢兩種有齊,極度不好命。」

係唔係女人最緊要把聲溫柔啲,Benson 問。師傅不耐煩地揚一揚手,搖著頭說:「溫婉,但不可柔弱;嫵媚,但不失莊嚴。嗲聲嗲氣唔得,高音尖聲唔得,要中庸,講平衡。」師傅舉例,說一位早已榮休的女歌手,是好聲音的典範。她嫁的不是富豪,但生活比嫁入豪門的女人更美滿。原來好聲,真的等於好命。

唔係喎,其中一個朋友提出最後疑問,Catherine 啱啱識咗個男人,好似對佢好好喎。「點好法?」師傅笑著問。一往情深㗎,朋友說。「識咗幾耐?」都有半年啦。「半年就知道一往情深?」個男人喺份人壽保險嗰度,受益人好似轉咗 Catherine 個名。「第一,如果保險受益人原本係自己老豆老母,識咗個女仔半年就轉走咗老豆老母個名,呢啲唔係情深,係不孝。」我和 Benson 忍著笑。

「第二,人壽保險轉個名就叫情深?你有冇買過保險呀哥哥?」吓?有買過呀,轉受益人好大件事喎。「後生仔,轉受益人係麻煩,唔係叫大件事。喂,哥哥仔,我好愛你呀,而家保險轉埋你個名啦,你睇吓?到分手嗰陣,咪轉番其他人個名囉,再唔係,畀你睇完之後即刻轉番個名都仲得,你鬼知呀?」

師傅有道理,但可能也有點武斷。話唔定,個男人真係戇兜兜,毫無機心,保單受益人轉你名,真係想你有個保障呢?如果佢真係咁戇兜兜,咁不如你做吓好心教精佢啦。「BB 呀 BB,你死咗我咪好寂寞?咦,好衰㗎你,我唔濟㗎,我要死先過你,我死咗之後,要變做粒星星守護你。不如咁啦,你份保單唔好供啦,你將每月嘅供款畀咗我,然後我每個月自己加一倍錢,供份再大啲保單,受益人梗係寫你個名啦。」如果佢覺得保單受益人個名係代表愛,咁你呢吓動作,直情係將佢嘅愛雙倍奉還,佢肯定感動到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