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渣打馬拉松的輪椅賽

2018/1/22 — 13:05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今天在渣打馬拉松做義工,最深刻的不僅是香港跑手衝線,更是在天未亮、記者還沒聚集齊已經完結的輪椅賽。

深刻之點有二:其一,正當我們揉著眼睛到終點處準備迎接十公里賽的勝出者時,原來輪椅賽已經開賽,甚至三甲已經完成賽事。其中的氣氛當然與重點賽事天淵之別,但也冷清得令人於心不忍。明白輪椅選手和跑手共同跑道或會引致阻塞,所以安排前者最早時間參賽無可厚非,但同是參賽者,大會和攝影師給予的關注明顯少得多。

其二,原來輪椅賽沒有頒獎典禮的!這令我既不解亦不忿。一名同行義工提出:會否因為頒獎台只具梯級、沒有斜坡,不方便輪椅使用者上落?可這完全是可以改變的外在因素啊。誠然,就算體育精神教我們著重參與多於虛榮,頒獎禮本身也擁有著鼓勵和肯定參賽者的意義。同樣是參賽者,但只有身體障礙人士參與的一組不設頒獎,大會為社會帶來的是甚麼訊息?

廣告

我不知道這樣的安排是否跑界的國際慣例,而我只是大驚小怪地追求更共融的社會,但香港一直以來對這群身障人士的待遇,的確比不上其他國際城市。

第一,是最基本的共融,這是從生活小事可以看出的。就如前段所述,頒獎台一定要一級級上嗎?戲院一定要以樓梯連接樓層,再留「一個咁大把」視野最差的位置給輪椅使用者,令他們連跟朋友伴侶一起看戲的機會也沒有嗎?環境上、建築上的設計考慮,是對他們最基本的尊重。

廣告

第二,是心態上的不當。現時很多人看「成功」的身障者,總是把他們看成勵志故事,他們自己身體上的障礙總是被無限放大,遮蓋住他們與旁人無異的一面。不是說我們要夾硬說他們和四肢健全者無分別,但他們或許只想社會用同一把尺量度大家,讓他們也上到同一個頒獎台。

城市的實體環境比較容易改善,但心態的改變則需要不斷的教育。希望馬拉松作為香港一年一度的盛事,能夠帶頭傳遞更共融香港的訊息,逐步改變市民的既定思想。

 

PS,以上資料純屬個人觀察,如果有誤請即告知,謝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