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渣斗」行山記

2016/1/24 — 17:48

先旨聲明,我不是行山專家,當然寫不出行山藝術如此高境界的文章,這只是一次「哈碌事件」的記載。

真正的行山,我只試過兩次,一次是二十多歲時,跟教會三數朋友,相約行上鳳凰山頭看日出。那一天,忽然下雨,記憶中,沒有看到日出,也記不起是否半途作廢。相距約三十年後,帶著書呆子欠缺運動的身體行第二次,途中回覆朋友的WhatsApp短訊,留下遺言:「行山中,有命回來再說!」

老牛欲保護免仔自陷險境

廣告

老婆愛上了行山活動,數次出征,我都沒有奉陪,這一次,也是情非得已。早上見到天氣惡劣,力勸愛妻別要如期行山不果,唯有陪她一起去,算是生死與共,意在保護這隻嬌小容易受驚的小兔子,明顯地,我忘記了山是兔子的地頭,而我這頭牛,就顯得笨重遲緩,反過來要兔子為我負重,增加了她的負擔。 

廣告

這次要挑戰的叫做大東山,附圖是原路徑,但我們減了很多路程,過了薄刀屻之後,跳過蓮花山一段,直去大東山,最終沒有上山頂,就轉鳳凰徑下山了。當然,這一切都是為了拯救我的生命啦!連行帶爬共花了六小時,全程應該不足10 Kilometer。

800米啫,賽跑都試過啦!

一行三人,到達位於東涌的山腳,已是一片風雨欲來之勢。老婆的好友領導阿Dee編排行程,解說第一段有兩條路徑可選擇,一條是行梯級上,另一條行800多米的小路,然後……,總之,就是不同的路徑選擇。最後我們選擇了800多米的山林小路。

這是我的第一個教訓,千萬千萬別要將別的經驗套進去一個完全不對等的事情上!

聽到800多米,我的腦袋響起了中學時期田徑比賽的經驗,800米單人賽和接力賽我都參加過,前者拿季軍,後者拿冠軍,也不就是數分數的事情!行山唄,這個距離,不也就是十數分鐘的活兒?!

OKOK!我看到你在恥笑我吧!這麼一把年紀了,還會犯這種低級錯誤?!Well,請記著你這一刻的反應,在你犯下同一樣的錯誤時,想像我發給你的這個表情符^O^。

人啊!總是有錯誤引用經驗的時候。

行了200多米就決定放棄

話明行山,我沒想過要如此頻密地驚動我的雙手,所謂的山林小路,其實是不斷向上的山路,兩旁是雜草和灌木,一般人未必需要抓著什麼去借力,但我這頭笨重的牛爬行了約二十分鐘,已經是氣喘乏力,四肢盡用。

這時我問阿Dee,我們行了多少米,還有多少米?阿Dee看一看手機上的行山應用程式,說:「行了兩百零米!」感覺上已經行了超過一千米的我聽到後簡直是晴天霹靂,我驚呼:「那不就是說還有三倍的兩百米我們才到達平路段,對嗎?!」阿Dee答:「是的!」

這時的我簡直就是陷入絕望的兩難狀態!回頭難,繼續下去更難!

為保命仔,做一次「衰仔」也要的了,我決定放棄了!

調整步伐,重張旗鼓

阿Dee表示尊重,但他給了我一個旁觀者的意見:「其實你目前的狀況是因為你行得太速了!你應該放慢一些,按著自己的能力去行。」

這是我學到的第二個教訓!我的體能雖然不佳,但也不至如此不濟吧!為什麼會落得如此不堪的困境?!其實是因為我不甘人後,因此被別人影響了自己的步伐,只要把注意力放回自身,以自己當下的狀態去調整步伐,就不必放棄,繼續向目標進發。是的!很老生常談對吧?!大道理最難的,從來都不是講而是做出來。

好吧!我們略為調整了三人步行的次序,之前是由老婆帶頭,阿Dee殿後,我在中間,改為阿Dee帶頭,老婆與我保持可視的距離,這一來可以減輕我阻礙別人前進的心理壓力,又可以獲得適度的照應。在重新排序之下,我放慢步速,增加中途休息的頻率,每次休息的時間在兩、三分鐘左右,再走兩百多米,果然沒有了之前如瀕臨氣絕的邊緣狀態。

面對最惡劣的局面,反而能坦然面對

不過,就在此時,天雨開始愈來愈張狂了,我沒有專業的防水風褸,不得不穿上在新加坡Universal Studio買下的透明雨衣,山風時大時靜,身體的溫度也時冷時熱。雨勢已令到山路變作流水涓涓的小溪,也有足可以用來飼養「毛仔」(動畫電影《海底總動員》的小魚) 的水窪。

起初我還是盡量把雙腳踏在沒有水浸著的地方,以免弄濕鞋和襪,這樣東躲西避的行法,令整個行程更加費力,但無論如何閃躲,雙腳仍然連鞋帶襪的濕透了,事實上,雖然是穿上了雨衣,身上衣褲已經沒一片布是乾爽的了,於是無論是小溪和水窪,就不再上心了。這時走在路上,我與阿Dee談起中港台時政來,而我竟然可以兼顧得來。

這是我在腦袋響起的第三個教訓,有時候當你認定了局面無可再差的時候,反而可以更坦然的面對。

形勢愈是危險,愈要行穩每一步

大東山有沒有懸崖峭壁我不知道,反正我們上山的路段就沒有了,但也有一段路的上斜度是較高的,我要如小狗一樣的四腳爬爬,雙手要抓著旁邊的野草和灌木借力。這一段路,若然失足,還是會受傷的。於是我每踏出一腳,會先輕放,確定了不會跣腳,再用手尋找可抓緊的野草或灌木,才正式踏出這一步,踏穩了這一步,再用上述的步驟踏出下一步,如是者,走這一段路,用的時間較多,但最後我總算沒有翻個大筋斗,要別人擲扶著下山。

又係大道理時間,我的領悟是,形勢愈是危險或是不清的時候,就愈是要行穩每一步,別要冒進,時間或是資源會花多一點,但不會受重創甚至返不了身。當然人生必有加速甚至是全速超前的時候,就是當形勢明朗或是當你感覺得到自己很有把握的時候。

領悟身不由己的境況

過了大東山,轉入鳳凰徑下山,克服了大半的路程,躊躇滿志的我信心滿滿,完成這次行程應該是沒大問題了吧!豈料這條下山之路竟然是全程中最艱辛也是令我雙腿承受最大負荷的一段。

下山路段,五百米全程急斜,大部份是由人搭建的石級,行了兩百米,我上腿的肌肉己經拉得繃緊,每落一級,右腳膝蓋和腳指公就會刺痛一下。行到最後的一百米,我的姿勢簡直就像一名七、八十歲的老公公,每下一級,左腳先落,再下右腳,一瘸一拐的,像是電影中的慢動作。這一次的經歷不但讓我親身領悟到古人所述的「上山容易落山難」的淒涼境況,更可貴的是讓我探切明白到像我年屆八十的母親般的老人家,他們為何行動如此遲緩,這種身不由己的境況,我算是有了一次近似的體驗。

行畢全程,阿Dee問我:「怎麼了,徐生?下次還會再行嗎?」我的答案是:「不下雨的話,奉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