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渣馬的這條路傷肺,更傷心

2014/2/17 — 8:00

渣打馬拉松路上,只有車氣沒有人氣。Photo by TC, 2014.2.17

渣打馬拉松路上,只有車氣沒有人氣。Photo by TC, 2014.2.17

(原刋於《主場新聞》,下文內往該網址的結連已失效)

為了替健康空氣行動測量空氣質素,再次參加已告別了的渣打馬拉松。 也許已習慣了與塵為伴,昨天感覺空氣不差。出乎意料,測量結果顯示全程馬拉松懸浮粒子污染度平均比世衛標準高出一倍半,在各黑點如西隧更高至五倍多;環保團體呼籲,為免傷肺,賽會應讓跑手重見天日,全面封路代替西隧

不過即使全無污染,我也不會再踏足這賽道。跑了十五年了,期間眼見世界各大小城市爭相每年停下來一天為馬拉松讓出街道,東京全城力爭下已升格成為五大,京都紀念海嘯開辦全馬第一年已竣完美,但我們依然每年被流放到高速公路、三橋三隧,偷偷摸摸地在黑夜出發,捱足卅九公哩的灰塵和沉悶才回到仍在沉睡的城市街道。渣馬的這條路傷肺,更傷心。

廣告

十五年來,在這賽道跑過六百公哩。汗水和疲累化為證書上的數字之後,只餘高速公路、車與烟塵的回憶。昨天拍下這幅照片,就是渣馬的寫照。跑手九成時間享受的,只是無盡的冷漠。

幸好有沿途支援的義工提供生存必須的人氣,每一位跑手都感恩。還有大會組織的喇喇隊得到特許進入賽道禁區,以熱情告訴我們,他們真心支持香港人的馬拉松。可是,動員群眾的能力,主辦賽事的田總怎及得上正在覆製馬拉松的北韓?越來越多人參加過其它城市的馬拉松,知道人氣不是大會安排可以仿製出來的。

廣告

恨鐵不成鋼,我們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熱心朋友的鞭策、對真正的香港馬拉的期望,由《主場新聞》的「渣馬」文章標題可見一班:你愛渣馬,但渣馬愛你嗎?渣馬,shame on you!!!田總,瞓醒啦!係時候清場,還馬於民華麗背後的黑暗 傷健共融這假話虛偽的渣馬

可是,昨天賽後驚覺,眾跑手集思廣益寫過數萬字查找渣馬不足之後,竟然仍有重要違漏,不得不加「插」兩句。

十五年沒寸進的馬虎

賽前預計只能勉強達到挑戰組要求的四小時成績,所以自律地在後排起步。但很快就知道,如果要爭取好成績,自律等於自殺。很多(應該是很大部份)跑手不但不打算四小時之內完成,更排在最前面。大會根本沒有任何措施安排不同速度跑手共用賽道,既沒有按速度分區也沒有領航員,連最基本的提示也沒有(HK-100 賽前呼籲,不要排錯位,讓大家知道這是對其它跑手不公平、無品的行為)。結果,我用了七十分鐘才跑完十公里,損失了十多分鐘,才不用左穿右插來保持速度。但不多久之後就遇上半程馬拉松人潮的龍尾,很多跑手在步行,阻塞比起步更嚴重。沿途互相守望、實力相若的全馬跑手旋即被人流吞噬,各自穿插前行,節奏頓失,孤寂得更難受。

多謝沒有人氣的渣馬提供代用品,助我以 PW 個人最差時間完成;唯一值得安慰的是首次以 negative split 後半程較快完成。半程時間是評價比賽表現最重要的指標,但渣馬一如既往,沒有紀䤸,靠自已估。採用現時的新路線之後,賽會改在 20.3 公哩紀錄(半程應在 21.975 公哩)時間,但證書郤印上「半程」,直至去年才更正為 20.3 公哩,但依然擇劣固執,全球獨家不提供半程時間。

朋友專程從瑞典來參加渣馬。賽後和他食飯時,發現他沒為這條多斜路的賽道作準備,因為網頁一直沒提供高度圖(註)。賽會每年浪費大量精裝印刷讓高官表演書法藝術,郤不願公佈跑手最關注的資訊,即使非為拉客故意隱瞞,其馬虎和無 heart,又見一班。我問他,你參加過的賽事,哪一個最差。答案是北京,隨後是渣馬。

後記

文章發表後才記起,昨天沒有食物供應。跑友說,西隧前一站有香蕉,但放在隱蔽之處,亦沒有人遞給跑手。我開始明白,香港人沒有話事權的渣馬,永遠只會為金主服務,再數再插亦不會改變它年復一年不尊重跑手、冷待輪椅賽選手、讓沒有民望的官員主禮,就如在沒有民主的極權社會,「為人民服務」只是口號。 Run for a Reason? I have run out of reasons to run your race.

高度圖只附錄在賽前才上載的《參賽者須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