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何式凝辛巧琪有你同行」

2016/4/15 — 13:11

港台辛巧琪找我談談:女性如何自主,我早到了,坐在大堂等她。呀!不如談談什麼是一位「家嫂」吧。近日我想得最多就是自己在各個群體中的角色,曾經有人說我其實就是一個家嫂,而後來我竟然也這樣形容自己。或者我就利用「有你同行」來探討一下這個角色吧,我很期望這個訪問,覺得很需要走進一個和陌生人一起的空間。

其實對於一個在婚姻之外的單拖女子來說,面對著這個角色,我們這應該是扮陌生又或者覺得是非常 alienating,大叫:唔好搞我!但在現實生活之中,無論有沒有做過新抱仔都好,大家都明什麼叫做「難為了家嫂」,為什麼這個角色並不討好,一啲都唔型呢?在封建的社會中,老爺奶奶都好惡,家嫂特別不好做,在現代的社會摩登的家庭,家嫂的面貌也有另一種難堪。有時候,我會在前男友的家庭中扮演這個角色,想不到後來在雨傘運動,在自己發起的團體中,又再次墮落。(註:我不是指少女的心、未來民主大學、天真嬌、港大覺醒、更加不是說文化監暴啊,請不要 quote 我!)

自主自發自主自立,還有自強自愛自重自食其力自己食自己,說的都是女人要照顧自己的快樂、自己幸福、自己的精神健康、自己的感受,而不是單單以大局為重,還有,不要倚靠別人,(經濟、生活各方面和感情上都是),要建立自己,找自己應走的路。

廣告

但是在我們這些女的訓練中,我們已經習慣了注重關係,考慮別人的感受和照顧別人的需要,並在從中得到快樂和滿足感。尤其是見到有D女做家嫂做到並不含辛茹苦,又能得到更多的愛,更多的肯定,就覺得自己可以更加在所不惜。結果呢?諗多咗做多咗,變咗個服侍老爺奶奶大少大姑奶的家嫂,仲俾人笑,型都唔型。

坐了十分鐘,寫了上面兩段,辛巧琪就出來了,眼前一亮!我們走進一個貨櫃錄音室,談了一個多小時,一見如故,我預備好的這些,並沒有什麼用,她對我的了解,她的提問都讓我有點吃驚,第一次見面,咪後只傾訴了一會,十分 comforting,她問及自傳中「一分鐘拖手的遊戲」時,我幾乎落涙,從沒有節目主持人記者讀者這樣問過我。謝謝 Binky 讓我記起很多我在家嫂之外形形色色的何式凝。

廣告

其實,我是否應該重投廣播的懷抱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