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十年(前)」

2016/4/22 — 11:17

好期待能有再踏足港大莊月明303劇院,我一生人第一次搞劇場,並演出 bubble fairy 就是在這個劇場。十年前。

2006/4/8,我和 115 位 Sexing Culture and Identity 學生在這個演出, Foucault 話 Life as a work of art, 我們就叫個 show 做Art as a work of life! 藝術創作不就是源自我們對生命的體驗嗎?

因為見到學生竟然可以在一個學期就學到拍片/編舞/作曲/自編自導自演,用性作為題材,搞到成個話劇,於是就鼓勵了我去學芭蕾舞,後來還學人拍紀錄片。

廣告

第一次踏足舞台表演芭蕾舞也是十年前。就是在 2006年 1月,在藝術中心,劇目是 Swan Lake, 我有份跳的叫 The Strings of hearts。原來跳 ballet 又係已經跳了十年。6 月 4 號考 grade 8, 希望唔好再肥佬。

不過,第一次正式自己做主角是 3 年前。2013/5/13 演出多媒體劇場「何式性望愛」:是我第一個以自己的研究:師奶嘅故事+自己的愛情故事,來做一個劇場。三年前的大膽的嘗試,也改變了我的一生。自此之後,我的教學和所有演出都會有一些舞台元素,我比以前更加不再甘於呆板的學術形式。

廣告

後來在2013 年尾我出了自傳 「我係Ho Sik Ying今年55 歲」,在 2014/1/18, 新書發佈會,我放開恐懼,自編自導自演,又唱又跳。當時我就希望有一天自己要搞一個楝篤笑。

不過,一直都沒有做,等了兩年多,才有今天的「辛苦女協作劇場」。因為當中我去了瞓街,參加了雨傘運動,成立了未來民主大學和文化監暴、還有港大覺醒。

我由一個 scholar artist 變了一個 scholar activist, 我由一條女一場運動,變了一個社會運動員,於是有人笑我,說我好像是去了結婚。大家知道結婚大多數不會有想像中的好收場。

今次辛苦女協作劇場,其實也是一個讓我可以反省過去兩年生活的一個機會。在排練的過程,導演鍾肇和周詠恩,十二條女參與社會運動的故事,給予我很多啟發,也讓我認識自已更多,其實我應該繼續我的婚姻生活抑或是回到一條女一場運動呢?我相信今晚之後,我會更加清楚看見自己的未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