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夜半無人私語時」

2015/11/24 — 13:45

早上八點醒來,連忙去梳洗,希望能夠徹徹底底的梳洗,好在 York 展開新的旅程。梳洗好了,就去叫醒 Pam。我說:「快九點了,起床吧!」她真的是睡眼惺忪的回應,「現在不是半夜嗎」?我再拿起手錶一看,發現原來我把手錶掉轉了來看,現在只是早上三點幾。吹乾了頭髮,走到酒店大堂。電視新聞開得很大聲,看更還會高聲歌唱,吹口哨,並沒有我想像中的寧靜。他一直想跟我搭訕,或許這就是他度過黑夜的方法,但我還是只想寫篇日記。我躲到 breakfast room 一角,他還是找到了我,我以為他要趕我走,誰知他說,要給我 a cup of tea!多謝。

上了飛機,離開每天生活的地方,整個人就會有一種清晰。想到很多關於選舉的事情,看着區議會選舉的結果,也想到一些今次校委會選舉背後的經歷,為什麼我不會自己去參選呢?有些個中經歷,原來我自己都忘記了。今次旅程我必要寫一篇記錄。

另外一件小事情就是最近的這個網上雜誌 Refine 的有關婚外情的訪問和這些照片。我雖然覺得有一點尷尬,但也非常願意去拍這些照片和這些訪問,why?多年來我遇到的記者都很認真,都令我有一見如故的感覺,所以我是很喜歡認識她們,特別是知道她們也關心同樣的 issues。至於這些相,例如這兩張,我不會說是我最喜歡的照片,所以一直沒有跟朋友分享,但我很高興自己曾經有過這類型的照片。這些照片是拍給別人看的,但也是我自己很需要的其中一些 mental images!

廣告

其實我每天早上,對着鏡子的時候,都會吹一口氣出來,對,是「吹」,不是從鼻噴出來的,這就是我再沒有人看見的時候會對自己的嘆息,每日如是!我跟自己說:「你怎麼會搞成這樣?」我剛剛才接受了額頭上的皺紋,不再用劉海遮住,但我的皮膚又天天下墜,我的雀斑又越來越深色,我的頸紋實在是太過能暴露我的年齡!然後?我就盡量一層一層的搽些什麼 cream 上去,希望其他人沒有我看得那麼清楚。

可是當這一面鏡子離開我之後,當我離開家門,當我認真工作的的時候,我看見的自己是另一個人,我心目中的我自己就是這些照片給我的印象,是很多支持我鼓勵我的朋友看了之后給我說好聽的說話,並不是我對着鏡子,見到的那個衰老的我。

廣告

有很多人批評我們這些女,說我們常常 post 自己的靚相,唔知醜,又如果我們有什麼真正想跟大家說的話,就直說好了,為什麼要「消費」自己的美麗?可能大家都沒有明白,其實這些相對一條女來說真的很重要。我曾經拍過這些那麼藝術的相,我才知道自己可以有什麼面貌,即是我卸妝之後是另一個人,但我知道自己如果需要的話,可以怎樣搞好一點自己的容顏。有什麼技術其實自己可以掌握、用來幫助自己打做一個更好的自己來面對世界。

在旅行的路上和活動的時候,我都是幫別人拍照的那一位。我的學生 present,他們碩士博士考 viva, 我都會替他們拍低很多片段,有時都覺得自己有點 leung, 但我還是樂此不疲,因為我知道這些活動結束之後,其實大家看見這些相,記起我們有過的經歷,都很開心。一條女,要 selfie 就 selfie, 要姣未姣 law, 要站起來就站起來,但為什麼不能要選就岀來選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