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小三神學」

2016/5/10 — 18:40

前兩天有機會參加春天教會的周年大會,碰到幾條女,都說想和我和她們搞個講座,我問他們我可以說什麼,其中一條女說:「小三神學」,笑爆!既然有「酷兒神學」,當然也可以有小三神學!或者請這幾條女看看今期明周吧。

每一條社運女子都會明白「想」參選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只要有人知道你心中的這個意念,她們已經會叫齊人在你面前列陣,告訴你為什麼你不是適合的人選,叫你收皮。一條女要怎樣才能夠體現她的被選權呢?我認認真真的想過參選,又有什麼值得羞恥呢?我舉自己為例,是因為我真的有認認真真的去想像過這是一件怎樣的事情。然後當我跟大家討論的時候,大家怎樣真真實實的讓我了解到香港這個社會是這麼刻薄,我們都習慣了用好 mean 的態度和說話對待那些比我們更願意站出來的女性。

有些朋友知道我竟然也考慮參選立法會,馬上好言相勸:

廣告

1. 政治好黑暗,你是否真的能承受到別人對你的批評和攻擊?
2. 你其實是一個小三/邪牌,你怕不怕全港的老婆會出來炮轟你?
3. 你竟然把自己作為第三者的故事寫在自傳裡,近日還要在 Facebook 轉載你的「記偷情」,你知不知道這些都即將成為別人攻擊你的黑材料?
4. 你知不知道社福界絕對容不下你這樣的一條女?
5. 你可能會影響屋企人,有沒有考慮家人的感受?

兄弟姊妹們,究竟你們希望我給你們一個怎樣的答案呢?

廣告

無論怎樣,如果星期天還是要上學,我們會漂漂亮亮的上學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