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拒絕被消失的一條女」

2016/1/20 — 13:11

原來兩年前昨日,是「我係何式凝」的新書發佈會。感覺上,我以為是三年前的事。那天,我們在創意書院搞了一場演出,是我首次以自己的方法來載歌載舞。我唱了「主禱文」和 Carry on till tomorrow!還有和黃健偉合唱了一段「永遠愛你的人」。最後,又和 Billy 一起以 dance movement 探討複合高潮的可能性。那天也是我第一次穿上 Heaven Please見人。

可能是這兩年來發生的事情實在「超載」,所以這個 show 感覺已經很遙遠。從新書發佈會到一連串的講座,引發出「未來民主大學」以及後來的佔中、雨傘運動和「文化界監察暴力行動組」等等的參與,一切都是在意料之外。 時代改變了,個人的生活也隨着起了不能逆轉的變化。

當時幫我搞這一場 show 的只有四個人。譚家明/Leo 依然常在我身邊,Teresa 已經回流加拿大,我和 Billie 在 928 時一同經歷了催淚彈, 之後在立法會通過否決袋住先方案那天又再相聚,Adina 已經很少聯絡, 只在Facebook 互相追隨。當時,在新書會上曾流淚的一群就成為了「夏慤村村口政制關注組」,大家在佔領區是好鄰居。

廣告

其實也不是單單關於這個 show, 最終當然是關於出版自傳這件事,的確是改變了我的下半生。若果這件事沒有發生,我可能就永遠只是一個「被消失」的一條女,又怎能站出來面對自己、社會和這個時代的挑戰?今天港大罷課,後天「大愛同盟」記者招待會,所有面對外面的事情所需要的氣力,從何而來?

有一些書,看了會有點難過,因為在別人的故事裏,你以為自己會至少有個配角或者是茄喱啡的角色,竟然是「連影都不見」,不過,我們可以自己為自己建立一個舞台,趁我們還有一點空間,必要把握所有可以發聲的機會。重見這個 Facebook post, 真的要再次感謝三聯,饒雙宜、韓麗珠和所有曾經在當時幫助我站起來的每一位親朋好友!I am eternally grateful!

廣告

有好幾個朋友都說似乎是時候你要搞一個 show,因為一個 show 其實是一個最好的方法去總結自己人生的一個階段,有想過,但覺得未 ready,這件事可能就是塔羅牌說「我想做而不敢做的事」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