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有眼無珠」

2016/2/29 — 18:47

日前看到另一種形體劇場,看著這些 larger than life 的表達,真的很佩服。正如鄧樹榮說:這不單是身體而是「心志」上的事情。Obviously,演員/說書的人要有一種決心,一個 wholistic 的表達。一邊聽他們的分享,一邊為到芭蕾舞考試的事情心煩意亂。紀律和訓練當然重要,但跳舞的樂趣會不會也因此「被消失」?剩下來的就是恐懼和自卑?抑或是考試合格之後,這一切痛苦就會變成難忘的回憶和無窮的樂趣?

穿上這套考試的舞衣,儘量嘗試跳好四隻 solo,再加開場和結尾兩隻合跳舞, 當然還有 bar work!每個星期上三堂,我的進度還是強差人意。六月頭就考試了,老師希望我加倍努力,每一堂不厭其煩的指出我的錯處,我已経失哂魂。同班同學 C. 年輕美麗,話頭醒尾,相比之下,我就顯得更加低能。

最近這兩堂,還要加上表情,眼神和眼珠専注的方向,而我當然也是搞錯哂,即使头和眼睛的方向都對了,但眼珠總是鬼鬼鼠鼠的「稍」了向另外的地方。錯!錯!錯!

廣告

老師希望我們可以在 performance 方面也根據特定的標準,我完全沒有能力交戲。不過,無論怎樣被督促,我也沒有哭出來,一樣是「頂唔到都照頂」。有好多次,我也很 tempted 借著當中的挫敗感來表達一下內心的各種委屈,乘機 collapse 算數!不過,想到老師也不過是希望我做一個好學生,我又何必搞事呢?

前兩天,好友 W 也一再質疑我為什麼要去考試,「以你本身的資質、底子、性格,年齡體力等等的限制,應付這種考試根本是非常吃力,你為什麼還要 subject 自己 to 這些傳統的準則呢?」

廣告

他的建議是:「你應該去跳脫衣舞,而不是芭蕾舞!」他還說:「其實最可悲的是你在舞蹈生涯的痛苦,其實也是你學術生涯的寫照。」不如去選立法會,不如去做什麼都好,總之就是不要再跳芭蕾舞了!我選擇了不適合自己的舞蹈和舞台,又一殼眼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