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陳章明,good morning!」

2016/4/18 — 12:19

我要想盡方法要忘記在港大見到陳章明的事。先去貘記食件蛋糕,好了一點,才有力去找我的王子和她的妹妹,然後再去看「45 years」,誰知還是意難平。

傍晚在「誰比誰更平等」的研討會上,對着一張寫有「陳章明」三個字的空櫈,我和幾位講者用了各種明示暗示的方式來指出陳章明為何根本沒有資格當平機會主席,而背後委任他的權力又是怎樣的腐敗敗,大家異口同聲、情理兼備、振振有詞,幾乎令我相信這些批評足以令到陳章明馬上落台,香港的性小眾就快會有重生的機會!

一覺醒來,匆忙上學去,九點二十分到達會場,以為是參加一個叫 Twenty Years After the Beijing Platform 研討會,回顧 1995 年自北京婦女大會之後的 20 年來婦女運動走到哪裏,誰知一踏入會場,我的同事就介紹我認識陳章明,她說:「你們應該認識吧,大家都是社工!」我從來沒有見過他真人,這位不就是傳說中的陳教授?呆了一陣。後來他還要坐在我前排,怎會這樣黑仔?

廣告

既然他在自己焦頭爛額之際,依然抽空來港大,我又怎能不趁機問他幾個問題呢?

1. 陳教授,你會怎樣面對自己的醜聞呢?
2. 你認為我們可以怎樣去保障性小眾不受歧視呢?你會贊成 Carol Peterson 的提議嗎?(不堅持立單一法例;而是將反歧視條文分別加入現有法例中。)
3. 你怎樣看剛才胡紅玉建議政府增設一個 minster of human right and equality 呢?

廣告

陳教授全程都沒有把轉個頭來,只是含含糊糊/死死地氣/窩窩琅琅的耍了一輪,他的答案當然沒有什麼值得記取的地方。最令人氣憤的是他認為自己的醜聞只是沒有向嶺南大學申報自己的 outside practice/秘撈,現在已在處理中。

他當然不會面對自己作為一個教授竟然不顧學術操守和社會公義,協助鄭琴淵欺騙法庭,欺騙選民,欺騙大學,他容讓學生雙重報讀,自我抄襲,他更不會解釋自己跟國力書院和太歷國立大學的種種利益關係。不過,最困擾的就是,這些問題大部份都是和學術操守有關的,協助學生以嚴重舞弊作偽的手段騙取學位斯騙法庭,是否不算是大問題,所以大家不會追問或至少表示關注?快快來個大合照吧!很高興有平機會主席來到我們當中呀!如果我們已經清楚的表達了我們的不滿,然後禮貌上最後來個合照,或者還可以接受。又假如見到梁振英,你是否會和他來一個 selfie 呢?

在台上的幾位嘉賓,不是一向都對婦女權益,為小眾爭取平等機會,為香港的民主發展,不遺餘力,今早的發言也是慷慨激昂,但他們面對陳章明這樣的人,為何竟然是這麼和顏悅色?抑或是:他們都覺得這位主席有問題,只不過貴賓來到我們當中,總不能讓人家感到尷尬?有些人提倡合作和諧,請大家不要把責任全推到平機會身上,是什麼意思呢?我們無論如何,都要有一種識做識打圓場才是新婦女?

下半場大家一齊看紀錄片 Makers 的時候,講到世界各地婦女如何被滅聲,我在黑暗中還是忍不住落涙了。表面上看來,我們好像是生活在一個依然可以發聲可以提問的空間,但我的感覺是,自己生活在一個和我格格不入而且令人窒息的環境,非常孤單。

去機場靜坐也好,在街上抗爭也好,you are not alone! 回到自己工作和生活的世界,同路人都不知去了那裡,我又一條女仆咗在街上,披頭散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