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I try to be funny everyday」

2016/2/7 — 13:18

今天是異常平靜的一天,我在辦公室 chur 了整整一天,把書枱稍為清理一下,整個人也好像平靜了下來。過去一年,我是怎樣熬過來的?只知道我每天都在訓練自己,當作沒有看見所有的凌亂。

揭一揭日記,原來這年大部分的時候,我還是主力在搞「未來民主大學」,雖然感覺已經很遙遠。好不容易出版了「雨傘政治四重奏」,然後我自己又出了「抗命時代的日常」。九月的時候還在理工大學搞了一個雨傘運動一周年的檢討會議。後來?希望還會有再開課的一天。

我繼續「文化監暴」。每月都有十多人來開會,全年大家天天都有傾有講,依然願意隨時出動,真的還得神落。

廣告

最沒想到的是雨傘運動之後,戰場竟然来了港大,於是開始了 HKU Vigilance /「港大覺醒」的工作,也是我今年重要的學習, 當時校委會正式否決了陳文敏的任命,我們四條友在十月六日 silent protest march,馬上成立了這個組織。在這個小組,我自覺收斂了很多,不過如果你問他們,他們可能會覺得我其實依然是無可救藥的衝動和「唔識 do」。我會再努力一點 restrain 自己㗎喇!

同一時間,我也開始了寫「港大教授血淚史」,能得到大家喜愛,真的感激。可惜能夠登出來的只有一半,其餘的因為牽涉的人物和事件的內容可能有點敏感,現在什麼事情都變得很敏感,所以都只能是收錄在一個「外傳」裡。

廣告

想不到能夠開名的竟然只有周教授,有很多人的名字,不敢提及。大家都喜歡我寫周永新的二三亊,還私人建議我寫這人那人,「擺明玩野」,真的「費事睬你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膽量爭取更多的言論自由,在這方面的寫作,沒想到我也要這樣的壓抑自己。曾經試過 try to be funny,以為可以過骨,後來還是越來越 serous!真失敗!

現在在香港,有權有勢的人,可以公開誣㩢別人而沒有什麼後果,但我們港大教授卻要步步為營,恐怕招致殺身之禍。今時今日的香港和香港大學,無論做什麼都感覺會被其他人監察,都會有後果,難道真的要大家躲在 impact factor 背後並「自絕於人間」?

Inspite of all,慶幸有人欣賞我「唔鹹唔淡的」中文寫作,又得到號外和明週 book C 垂青,把心一橫,係要寫「婚外情」。寫這些「離經叛道」的東西得到的攻擊相比其他簡直是小巫見大巫,肯定「死唔去」,於是我就更放膽的寫,侭量不壓抑,希望自己的心理能稍為得到平衡。

今年最重大的決定是申請升做 full professor,之後的日子就沒有一天好過。羊年最後一天在 Delifrance,巧遇兩條女,大家都有興趣搞一些女性創作,把我們不能言說的壓力表達出來,搞不到 stand up comedy,也可以搞個 sit down comedy 喎,即使暫時做不來,大家都覺得,我們至少要 try to be funny everyday!希望在生活艱難的時候,我依然會有一點輕鬆和幽默。Above all, keep dancin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