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33:「你是分裂港大還是團結港大?」

2015/11/13 — 16:10

舊學生回來找我,很久沒見。她告訴我轉工的事情,我也告訴她申請升職的事。誰知道她竟然說:「你看到陳文敏的 case, 就知道你一定不會成功,我作為一個 layman, 都知道你唔會得㗎啦。」她說:「現在看來,校委會什麼都會過問,如果陳文敏的政治立場有問題,你肯定比他更差,我覺得你簡直是扻頭埋牆!」哈哈哈。

我聽得有點不舒服,於是我說:「你知道我為人,就算機會不大我還是會一試,直到踫到底線為止。」她笑得更大聲,「你真是想做一個 Modern day fable, 自己 face imminent danger,都還這麼天真。就算你一步一步通過了審查,去到校委會你都會死㗎啦!」哈哈哈。

學生是個鬼妹仔,一向很支持我,當年我得到教學奬,就是她上台為我作見證。她從來不會恥笑我,更不會說我是「qualified but not appropriate」。可是在一個外人看來,來到今天,不難想像有一個王䓪鳴在任何一個教授背後說:「申請人有強烈政治取向,並不能進一步團結港大 ...,not totally suitable,講完。」一個港大教授就這樣死了。

廣告

這種要統一/要團體的言論大家都知道就是主流,當然都明白要盡量團合作/表示對上頭支持和信任才可以「有運行」,once again,不是擦鞋,而是自己也一樣覺得王䓪鳴其實算是中肯,自己也很討厭政治。而且,大學的升遷一向是很公平,陳文敏只是這個獨特環境之下的一個個別例子,而且,「車!你又不是申請做副校長!」

分手時,學生依然說叫我要有心理準備。我說:「或者會有神蹟呢?」然後我們相擁而笑。未幾,她 What's App 我:「Hang in there and I believe in miracles! Pray for me and I will also pray for you!!!!」

廣告

時勢不好,我們只能在禱告中互相紀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