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漁民·哲學家

2017/10/15 — 19:26

【文、圖:和子】

周末到好友處短聚。今早風球高掛,見雨下得不大,便去跑步。經過避風塘見泊滿了大大小小的躉船漁船,防波堤外海浪湧湧風聲嘯嘯。想起一位台灣朋友,她的未婚夫在多年前出海遇上風浪,就再也沒有回來 。

許多人喜歡說「我愛大海」,其實他們愛的只是那個風和日麗時碧藍平靜的大海,他們只知大海的浩瀚美麗,卻不知道這平靜的海面下蘊藏著多麼巨大的毀滅力量和深不可測的神秘。它一旦發怒,悠閒柔美的大海頃刻浪卷濤翻,只有經常出沒於大海的漁民才知道大海的善變和威力,因此他們熱愛大海,也敬畏大海。

廣告

「江上往來人,但愛鱸魚美。君看一葉舟,出沒風波裏。」范仲淹的《江上渔者》把漁民出生入死同驚濤駭浪搏斗的艱辛描寫的很形象,一葉小舟出沒颠簸在風浪中,時爾被送上浪峰,時爾又隱入波谷,一出海漁民就把自己的命運全部交給了大海······。

千萬次的出海,風里去浪里來,每一次遇到風暴都是生死較量死里逃生,他們在那卑微的搏鬥中,深深感受到了上天的憐閔和護佑,以及它的無情和威力。

廣告

所以,歷盡風浪的漁民歷練成了勇敢堅韌的族群,從某種意義上說,他们還是看透了生死的哲學家。腳下的那塊船板分隔了生死兩界,他們永遠無法預知這塊板何时翻傾,而板下又是什麼樣的命運在等待着他們······。因此,漁民特別懂得珍惜、也更懂得敬畏和尊重大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