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漫談學外語

2018/7/28 — 15:23

Pixabay

Pixabay

鑑於兩文三語政策,大部份香港人都會接受十幾年的英語和普通話教育;成效如何倒是見仁見智。而 Everest 作為語言愛好者, 學好外語是切身之事。作為英語接近母語程度、學過兩年俄文、同時粗略吸收了日韓文書寫的人,以下是我的體會,不喜請插。

樹立自信與目標:為什麼要學外語?

學外語意味著模仿一套新的思考、書寫和發音方式,是個把自己打成初生嬰兒、面對自己無知的過程。箇中的困難,相信每個在學校背過單詞和文法的學生也能理解。

要在學外語過程中建立自信,就要先認清這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的價值。例如,作為物理學生 Everest 在大學選修了外語,起因是想挑戰自己;而最後選擇了俄文是為了追求某個女孩:)除此之外,學懂俄文後能夠讀到普希金的詩句、勉強聽懂烏克蘭 2014 年變天時俄羅斯的電視報導、明白俄國朋友的笑話 … 這一切,都在事後證明自己的努力值回票價。欣賞文學原著、體驗外國文化、認識跟自己不同的人 — 這就是學外語對 Everest 的價值。

廣告

那麼你為甚麼學外語呢?初衷不僅僅是你的動力來源,更是你調整期望的參考線。時間有限而語言複雜;其實不一定要強逼自己把它學通。比如說,你對英文的興趣源自美劇,希望自己能聽懂台詞,那麼習慣台詞的口音和吸收其中的詞彙應該是主要活動;其他的 — 例如模仿口音 — 都是次要。時間和精力有限,同時挑戰外語的多個面向很可能導致事倍功半。

總言之,學外語跟學任何一門新技能一樣:持續的動力不可缺少。認清目標並集中投放精力,學習才能持久。

廣告

說到自信:口音怎麼辦?

糾正口音是半個虛幻,不一定比外語的其他面向重要。

為什麼是虛幻?因為對絕大部份人來說,模仿並吸收另一套的口音非常困難、傷害學習動力,而且也沒有太大的實用意義。我們有「口音」是因為自己母語的發音系統跟外語不一樣。例如粵語的 p、t、k 結尾不發聲 — 從潑字 put3 可見一班,但英美人士說英文時並不會忽略這些尾音。在沒有環境的支持下(有計劃地觀看劇集,或者旅居外國等等),強行改變母語習慣輕則事倍功半,重則學步邯鄲、不倫不類。那倒不如花點精力學習外語日常的交流方式吧!

而且,口音絕不是自卑或者被人看低的理由。如果口音來自母語的話,那麼誰有資格看低你的母語呢?更何況,(英語)口音跟思辨能力一點屁關係也沒有;Everest 在美國讀了四年本科,對此感同身受。We should focus on ideas themselves, and not how they sound.

口音什麼時候不是虛幻呢?當別人不明白你在說什麼的時候。畢竟,語言主要用來溝通,雞同鴨講時堅持口音不變未免太無稽。除此之外,口音依然是給人第一印象的重要元素,並跟行業、經濟階層甚至能力掛鉤。我們無法短時間內改變世界的遊戲規矩;暫時比較務實的做法,還是根據自己情況決定口音是否重要,會不會影響仕途等等。

不過 my point still stands:即使說得一口傲氣的 Queen’s English 或者 RP,並不代表你高人一等啊!既然別人更樂意聽你說話,為何不利用這個優勢貢獻世界、幫助沒有同等機遇的人呢?

小結

無論我們樂意與否,學習外語已經成為生活的一部份。如果你想超脫沈悶的文法課堂並掌控一門語言,找到、然後謹記初衷非常重要。而掌控哪些方面,理應看你的目標而定。畢竟,外語是我們的工具;反客為主被相關的考試分數勞役的話太諷刺了!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