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潛在性與實在性

2018/7/30 — 19:43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勇氣,就是實踐的力量。

勇氣似乎是一個德行問題,不過,它更根本是一個本體問題。田立克(Paul Tillich)在《生之勇氣》(The Courage to Be)一書說得好,他定義「勇氣」首要地為一件本體的事。「勇氣是人對自己存在的本質、生命內在目標與生命原理的確認。」(Courage is the affirmation of one's essential nature, one's inner aim or entelechy.)

勇氣是一個人存在最深層次的自我體現。它是從潛在性(potentiality)到實在性(actuality)的過程。面對窘境與艱難,仍然體現出自己的真實性,並且將「現實」「實現」。怯懦卻不然。怯懦的人像失了味道的鹽。明明是擁有的,卻被眼前的艱難矇騙了。因此,勇氣不流於認同、相信或肯定,它是一個人真正重拾自己後的行動 — 儘管勇敢往往是一瞬間的爆發。

廣告

中國傳統故事「司馬光破缸救人」正展現出這份從「潛在性」到「實在性」的勇氣。「司馬光破缸救人」不只是一個有關聰明機智的故事,它更具體地表現出突破潛在性的勇氣:沒錯,「破缸救人」乃是聰明機智的想法。聰明機智能夠讓人發現破缸救人的潛在性。不過,它能被實現 — 不被眼前的問題侷限自己,不被傳統的價值觀念框住自己,甚至,作出實際行動,打破貴重的器皿 — 這正是勇氣的表現。

另一個勇氣的例子是舊約約書亞的故事。當耶和華上帝鼓勵約書亞:「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哪裡去,耶和華 — 你的神必與你同在。」(書一9)這份勇氣,正在於發現上帝的潛在性 — 耶和華你的神必與你同在。縱然眼前的現實是壓倒性地強大,約書亞仍然要實踐一直伴隨著自己以及以色列民族的潛在性 — 上帝的同在。因此,縱然上帝一直與以色列民同在,但是,活得恍如擁有上帝的同在,正是勇氣的表現。

廣告

當然,我們不能忘記耶穌基督的勇氣。耶穌在客西馬尼園表現出無比的勇氣。「然而,不要從我的意思,只要從你的意思。」(可十四36)當然,順服是客西馬尼園事件的重要元素。不過,順服只描述了父與子之間「命令 — 遵從」的關係。不過,在三一上帝的本體裡,歷史之實現(actualization)正是三一本體的實現過程。因此,從「旨意」到「實踐」、從「潛在性」到「實在性」,正表達出聖子耶穌基督的勇氣。事實上,道成肉身的實現,十架上的「成了」(fulfilment),正是聖子耶穌的神聖勇氣。

因此,殉道的勇氣不只是無懼死亡,更是看見世界背後上帝的潛在性。正如潘霍華殉道前的一席話:「這是終結 — 對我來說是生命的開始」。讓潘霍華有勇氣面對死亡的,不是剎那不知從何而來的膽量,而是在基督國度在人間的潛在性。這份「潛在性」,正是基督徒勇氣之泉源!

基督徒有這勇氣,信心才能化為行動、愛心才會恩及仇敵、盼望才不流於空洞。沒有了勇氣,將來也必會來臨;不過,沒有勇氣的未來 — 我們就無法參與三一上主掌管的未來。

 

相關文章:〈勇氣〉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