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灣仔的童年(四)

2016/11/26 — 11:49

舊時的灣仔(資料圖片)

舊時的灣仔(資料圖片)

搬完家又要轉學校。我也很隨意的由家人替我決定,反正那時也沒想過可以做些什麼或應該做些什麼。讀書成績如何,也不大記得。我看書的時間比其他同學多倒是真的。

在勵群學校唸三年班時,同學在修頓球場上體育課,我不能去,只能留在班房。整整兩節,沒什麼可做,唯有拿五年級的課本來看。可能因為這樣,養成閲讀習慣。完全是為勢所迫。有人説,要不是我跛 ,我不會對文字那麼敏感,我或許會去玩樂,去追女孩子。這個說法,我不完全反對。

我們都是社會歷史產物,人的個性和取向,總受到客觀條件制約。世事有得必然有失,因為我不能外出遊玩,所以就坐下來看書。因為沒其他事可做,所以我就特別喜歡觀察周遭的人,留心他們的言語和行為。

廣告

小學階段,無風無浪,倒是家裡發生了一件大事 — 一晚,父親因為家族生意和財困問題,跟母親炒架,一怒之下,深夜自己開車外出,整晚沒回家,後來才在告士打道六國飯店對開海面,發現他連人帶車墮進海裡去。是意外還是自殺,也沒人說得清楚。我父親做過軍人,參加抗日戰爭,很高大,昂藏七尺,但他駕駛的那部細小的甲蟲車墮海後車身反轉了,車門打不開,他倒轉身頭頂著車頂,動彈不得,活生生被浸死。政府搞了一個星期才把他打撈起來,造成很大新聞,報紙跟進了一個星期。

巧合的是,同期我也成為新聞人物。

廣告

那段時間,我在灣仔堅尼地道口的防癆會做物理治療,不知怎的又被安排至大口環兒童醫院輪候做手術,需要留醫,在那兒過聖誕。據說聖誕是付出的節日,醫院有很多慈善性質的來訪,港督葛量洪夫人是其中一位。港督夫人出巡做善事,在那個年頭,當然是新聞,她探訪時來到床前,跟我拍了一張合照,第二天登在報紙上。

兩父子,同一周見報,一悲一喜,世事的確奇妙。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