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反派作惡多端,我們卻這麼喜歡?

2016/7/21 — 14:18

《蝙蝠俠》三部曲的小丑

《蝙蝠俠》三部曲的小丑

早前看《Pet Pet當家》,電影很普通, 但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當壞人的白兔,竟然比好人主角阿麥,人氣還要高出很多。

事實上,一旦沒了壞人,很多電影就不成電影,正如沒有小丑就沒有《蝙蝠俠》,沒有邪神洛基就沒有《雷神》。不過,其實在以前,壞人一直只是為了突出好人而存在。到底是什麼,讓壞人能夠突破世俗的枷鎖,贏得觀眾的掌聲?壞人的吸引力,到底從何而來?

《星球大戰》的黑武士

《星球大戰》的黑武士

廣告

道德潔癖的社會

廣告

從西方《星球大戰》的黑武士、《蝙蝠俠》三部曲的小丑、《現代啟示錄》的軍官,到東方世界《告白》的女老師、《感觀世界》的妓女,這些印象深刻的角色,以今天的世俗標準看,統統都是大壞蛋。這些做壞事的惡人,卻能夠俘虜大量觀眾的原因,秘密其實盡在一個「真」字。「真」在什麼地方?就是反派不像身家清白,卻完美得像假人的主角。反派像我們每一個普通人,有的有不良嗜好,吸煙喝酒;有的性格火爆,甚至以暴力控訴社會;還有的會毫不忌諱地滿足性慾。

社會上有很多衞道之士,一旦看見銀幕上出現暴力和色情,就像外國人碰見某大國遊客一樣的驚恐,馬上左一句「保護青少年」,右一句「傷風敗俗」的叫喊起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越是要禁,人們就越是好奇。大家都想要一窺究竟,便紛紛湧入戲院。壞蛋奸角,於是更為火紅,簡直勢不可擋。

人們鍾情壞蛋,固然除了是因為滿足了人的偷窺慾、提供感官刺激,更多的其實是來自壞人背後,所象徵的意義和對社會的抗議。

《雷神》的邪神洛基

《雷神》的邪神洛基

反派:男人暴力 女人嫵媚

說到男性暴力的代表,很容易會想起《蝙蝠俠》中的小丑。他揮揮手,就炸毀一間醫院,暴戾且毫無人性,但性格複雜只因受到不公平對待。《的士司機》(Taxi Driver)、《獵鹿者》(The Deer Hunter)、《現代啟示錄》(Apocalypse Now),電影中的暴力,其實不過是社會日常的問題,為了控訴背後不公、歧視的社會現實。因此,台灣影評人馬欣說,人喜愛壞蛋,除了因為壞人不依常理、行為難以捉摸,還是因為找到了自己那個被現實挫敗的影子。

男性反派一味暴力血腥,女性歹角卻嫵媚誘人。一直以來,人的性需要,都是禁忌。因為我們的社會覺得,女人滿足性慾,甚至承認性慾本身,已是錯誤和污穢。大島渚《感觀世界》中的女主角是煙花女子,還誘發老校長的性需要。地位低下的妓女,反要去教育道德岸然的校長,可見日本軍政府利用性禁制來侵華的荒謬。

更有趣的,是電影中的女性反派,其實不像殺人放火的男性一樣作惡多端。她們大多只是勇於滿足慾望,不願受男人控制。例如香港至少在七十年代前,銀幕上好女人,都一定沒有性慾,而且必定煙酒不沾。她們吸煙,就只是為了說明她們是歡場女子。而不貞潔的女人,除了像《感觀世界》一樣地位低下,更會像《奪命狂呼》和《女生殺人宿舍》中的放蕩女生一樣,一個個都落得慘死的結局。只有受控制的女人,才能在男性主導的社會 活下去。

《女生殺人宿舍》劇照

《女生殺人宿舍》劇照

反派:壓抑的慾望

因此,電影中的每個反派,背後其實都代表一種人性壓抑的慾望和黑暗。社會拼了吃奶的力,統統都要壓抑。可是壓抑了,卻不代表消失,電影反會透過一個個反派呈現了出來。因此,反派的吸引之處,是在於把人類各種無法表露的慾望、痛苦,還有陰暗面都真實地在銀幕再現。

學者史文鴻說,最好笑的,是在馬來西亞,好人一律不準抽煙、講粗口和演床戲,否則統統狠剪。結果,好人刪淨的戲分,比一個小配角還要少。相反,壞蛋卻可以做盡一切需要容忍的行為,可以吸煙、滿足性慾、大講粗口。

結果,反派反成為年輕一代崇尚膜拜的偶像。

真叫人哭笑不得。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