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連這個都要justify呢?

2017/11/29 — 14:03

「低端人口」這個詞彙對我來說完全不是自嘲。看到有人說「這一點都不好玩」,我感到震驚,最難理解的是,居然有人認為這事對別人來說是一個玩笑。

這完全不是一個玩笑。我有不少臉友自貼「低端人口」標籤,我不認為他們當中任何一個是因為覺得「好玩」才這樣做的。

一千個人做同一件事背後可能有一千個理由。我無法代表他人說話,只能說,我自己首先視之為表達solidarity與掛念的方式:就算是再微不足道的手勢,都希望能比一下,以表達我渴望和他們站在一起。更不要說我還有很要好而且過得漂泊的朋友在北京,昨天已經試著聯絡了,但還未聯絡得上,心裡非常掛念她和她身邊人的狀況,又想到北京現在的天氣,實在希望所有受苦的人都快點找到容身之所。

廣告

其次,正如紀錄片《囚》的導演馬莉在金馬獎頒獎台上所言,「我們可能都屬於待被清掃的低端人口」。在專橫統治下,所謂「低端」的邊界可以一直游移、劃出的範圍可以一直擴大。作為社會上的下流人口(由中產向下流的人口),感到的威脅是很真實的——也因此當我們說站在低端人口的一邊,那實在不是紓尊降貴的姿態。

值得注意的是,「低端人口」是一個非正式術語。它存在於官方文件中,但已經成為敏感詞,我能找到的知乎相關詞條都是404 not found,而且北京當局這次也是以安全為由驅離民眾,行動正式名稱是「安全隱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他們矢口否認是為了將低端人口趕出北京。換句話說,這不是一個中國共產黨強行迫使我們習慣的詞彙,而是一個明確表現黨今天的意識形態與內在邏輯但是被官方否定的詞彙。我不認為讓更多人認知到它的存在有什麼不妥。

廣告

正如當年的 #jesuischarlie 是言論自由的 rallying cry,今天如果有人說「我是低端人口」,同樣可以是表達堅持低收入與弱勢人口在都市擁有生存權利。Je suis Charlie 的熱潮過後,也有人反思他們是否真的擁抱 Charlie Hebdo 這份刊物所代表的價值,但真的會有人認為千萬人為聲援而同聲一喊「我是查理」是消解了恐襲受害者的苦難嗎?

要說在臉書上表態很廉價,的確沒錯。世上大多數的表態與行為都很廉價的,因為活在自由國度的人,說話真的沒有什麼代價。請告訴我你們在做什麼不廉價而且真正能緩解他人苦難的事情,讓我也學習學習。

請不要動輒以為只有自己(以及想法相近的人)才有同理心、只有自己才有認真思考。表達這樣的想法並不是一種有同理心的舉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