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啦啦執左間Cafe

2015/12/28 — 19:27

Light On Cafe

Light On Cafe

Light On Cafe半年前在「無啦啦」的情況下登場,今日,亦在「無啦啦」的情況下退幕。縱使我有多明白生命的無常,以及所有事情的發生皆非偶然,但這從來不會降低我人性情感系統裡,所能體驗到的喜怒哀樂。

不同於很多人,我從沒有發過甚麼要開Cafe的夢,Light On Cafe的誕生,只是一個偶然,我純粹順水推舟,在毫不費力的情況下讓她自由誕生。

就因為尼泊爾老闆的邀請與一句全力支持,我天天待在店裡,沖泡咖啡、充當尼泊爾藉售貨員、向有心人講解尼泊爾災後情況。我做,是因為我做得開心,即使沒有收入,甚至要倒貼,我也很落力。

廣告

尼泊爾老闆說希望我們長做,我找來建築師朋友重新裝修、上油漆、也找來室內設計朋友換燈飾、更有朋友熱心贊助列印一系列攝影展照片,令整間Cafe終於不再死氣沉沉,而是充滿色彩味道與層次。

廣告

十一月中,我離開香港繼續籌備尼泊爾的重建事宜,Light On Cafe能繼續奇跡地運作下去,都是多得抱有相同理念與夢想的志工幫忙。在此,我深深感謝他們。

由八月底正式隆重開幕以來,已有不計其數的朋友來支持、來品嘗尼泊爾咖啡和草本茶、來購買尼泊爾精品、來表演音樂、來分享旅行故事、來做手作……多謝這個空間、多謝這段時間、多謝每一個曾與Light On Cafe擦肩而過的人,讓我們得以傳揚尼泊爾的故事、傳揚光、傳揚愛。

今天,Light On Cafe不再營運下去,不是我們喪失了熱情,而是現實環境使然。

尼泊爾老闆說,已把一半股權賣給人,Light On Cafe不能再繼續下去,角力一段時間,仍是完全沒有「走盞」和商量的餘地。

身在尼泊爾的我,感受到是深深的悲傷,眼淚不由自主地往下掉,我跟眼前的尼泊爾朋友說:「我做這些事情,是為了甚麼?」「那麼多人無償地去供獻自己的時間和精力,又是為了甚麼?」他不禁無言以對。

每個人,也有他個別的生存意義和目標,所以每個人為了自己的目標而行動和使用他們的手法,都是能理解的。不過,生意人怎樣計算自己的算盤,而NGO又怎樣計算其努力所能帶來的收益與成效,真是那麼南轅北轍,那麼沒有商量的餘地?

當財經記者時,曾看過多少人年薪過千萬,但他們貢獻社會的比例卻是少之又少。

在印度新德里時,曾遇上一個沒有雙腿的乞丐從口袋裡拿出皺巴巴的十盧比,說要請我喝奶茶。

在他們的眼中,我看到誰最豐盛,誰最快樂。

“What you give out, what comes around.”

雖然我不得不宣布Light On Cafe的「暫停營業」,但當下一次「無啦啦」的天時、地利、人和再出現時,我敢保證Light On Cafe將東山再起,並將以更光更亮的姿態重生。

雖然沒有了實體店,但希望更了解我們「Light On 燭動」於尼泊爾的重建工作,請到此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