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朗程

葉朗程

一個自稱「IFC 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www.facebook.com/marcusyiphk

2015/2/9 - 6:30

無法可修飾的一雙眼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三歲的時候,去三歲朋友仔的生日會。13 歲的時候,去 13 歲同學仔的生日會。30 歲的時候,去 30 歲死黨的生日會。33 歲的時候,竟然有機會時光倒流,再去一次三歲小朋友的生日會,值得記錄。

生日會在深灣遊艇會舉行,賓客眾多,大人與小朋友打成一片。由於太多賓客,人物關係圖相當複雜,我盡量廢話少說。快滿四歲的壽星仔叫 Sheldon,他的爸爸是我和哥哥從小到大的 family friend,不算熟絡,但大時大節總會見面,是日派對他畀面邀請,我和哥當然也畀面攜眷赴會,而哥和嫂也有帶他們的小朋友出席。

氣球色彩繽紛,周圍都是巴斯光年和胡迪蹤影,美食的香味充斥處處,氣氛樂也融融。但我差不多在步入場地那刻開始,已經被遺棄一角。哥哥嫂嫂跟其他的爸爸媽媽談論某國際學校的入學要求,我的兒甥仔兒甥女一早已走入那個彷彿有三頭六臂的小丑哥哥懷抱,就連 Danielle 也跟四五個年輕少婦討論著現在聘請一個陪月有多麻煩。

廣告

正當我想找個我認識的 waiter 閒聊兩句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有股暖流從指尖傳入體內。往下一望,原來是位小妹妹。圓圓的臉蛋紅當當的,唇紅齒白,不太長的頭髮讓她可以勉強地紮條辮仔,粉紅色背心仔襯粉紅色小樽領,完全冇品味可言,但我已經愛上她。「叔叔。」她說。哦,小女孩要找她的叔叔。「你叔叔去咗邊呀?」我跪下來問小女孩。「叔叔,過嚟。」她說。

我嘗試冷靜思考,佢口中嗰位「叔叔」,究竟係唔係我。她的爸媽是否沒有給予她足夠的親子時間,令她的 vocabulary 這麼有限。這個年紀是應該知道,世界上除了叔叔,也是有哥哥的。我個人冇乜好,勝在有耐性。「傻豬,我係哥哥。」小女孩發出清脆的笑聲,然後還要用小手掩著嘴巴,邊笑邊說:「哥哥,哈哈哈。」哈,哈,哈,有乜咁好笑?小朋友的世界,難明。「叔叔,過嚟。」她重複著。

有傳中國女星范冰冰每年會敷 1000 塊 mask,我覺得完全唔出奇,粗略計算,我每年也最少敷 500 塊。對於一個咁勤力敷 mask 嘅男人嚟講,「叔叔」兩個字有幾 hurt,普通人想像唔到。小女孩把我拉到窗邊的長沙發,叫我跟她坐下來,畫畫。

小女孩的旁邊早已放著一盒超級專業的顏色筆,起碼有 80 種不同顏色。「叔叔,你要乜嘢顏色?」小女孩殷切地問。左耳入,右耳出,我細個都係咁,所以冇怪佢。都話囉,我個人冇乜好,勝在有耐性。「我係哥哥,唔係叔叔,哥哥想要粉紅色。」我說,故意的。一看她這身粉紅娃娃打扮,肯定鍾意粉紅色,就讓我奪你所愛,鬼叫你「叔叔」得咁過癮。

果然,一聽我要粉紅色,圓臉蛋立刻掛上兩分猶豫,但小女孩最終竟然割愛,把粉紅色拿給我。人善天不欺,我馬上改口,「都係藍色好啲」。圓臉蛋頓時綻放光茫,急忙把藍筆遞給我。

「叔叔,你會畫乜嘢?」哥哥畫跑車,你呢?「我唔話畀你聽。」她說,然後又掩著櫻桃小嘴,放出招牌的嘻嘻笑聲。開頭也沒怎樣認真的畫,但當我看見這位小女孩專注的眼神,專注得連嘴仔也嘟起來,我竟然不禁投入起來,用我拙劣的畫功,畫了跑車,也畫了紅綠燈和太陽伯伯。

當我宣告完成的時候,小女孩看了看我的傑作,又嘻嘻大笑。「呢個邊個嚟㗎?」她指著開蓬車的司機問。我囉,唔通你咩。「點解你個頭仲大過個車轆嘅?」係喎,有道理。可能是畫功反應性格,太自我中心的人,永遠不自覺地放大自己。「咁呢個係邊個呀?」輪到我問她。爸爸囉。「咁呢個呢?」我囉。「咁呢個呢?」媽媽囉。

「點解媽媽戴太陽眼鏡嘅?」媽媽戴太陽眼鏡囉。「都唔知你講乜,你快啲畀媽媽睇吓你幅畫啦。」媽媽喺屋企。「點解媽媽唔嚟呀?」媽媽唔鍾意多人嘛。家庭日也不陪陪自己的女兒,這個媽媽真的這麼怕多人嗎?「咁你攞返屋企畀媽媽睇啦。」媽媽宜家睇唔到。「咁所以叫你攞返屋企畀佢睇囉。」媽媽宜家睇唔到呀。睇嚟我真係唔識同佢溝通,完全唔明佢講乜。「咁點解媽媽睇唔到呀?」媽媽細個成日喊,所以睇唔到。

那一剎那,我才知道自己有多蠢,小女孩一直說著的「睇唔到」,應該是失明的意思。對著一個這麼可愛的小女孩,我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唯有求其噏啲嘢。「媽媽知道你咁乖,肯定唔會再喊。」我都唔喊㗎,喺學校跌親都唔喊。小女孩跟我炫耀她的堅強,我衷心佩服她,而她母親那個「成日喊會睇唔到」的謊言,也應記一功。無論小女孩媽媽是因為什麼原因失明,我也希望給她和她送上最誠意的祝福。

生日會過後,在回家的車程,我跟 Danielle 說了那位小女孩的故事。「我知呀。」Danielle 說。你又知?「頭先我同嗰幾個女人傾偈,佢哋同我講。」個細路女都幾慘,我說。「大作家,親情之間唔應該用個慘字,呢啲叫偉大。」說著說著,Danielle 跟我說了這個故事的完整版。

那個媽媽本來正常健康,但自從開始懷孕後,因為身體的某些狀況,令她視力逐漸衰退。醫生曾經建議她中止懷孕,但因為她等了很多年才懷有這一胎,所以她說願意冒這個險。後期,醫生建議她服藥治療,否則有很大機會完全失去視力,但藥力會對胎兒有一定影響。最後,在自己眼睛和胎兒健康之間,她沒有猶豫,作出她認為對的選擇。

「細個成日喊,所以宜家睇唔到。」某人壽保險廣告,講述一位小女孩在學校寫了一篇「我的爸爸」。那位爸爸,一邊看,一邊笑。女兒說爸爸是全世界最英俊的人,也最大方,最聰明,最能幹,簡直就是超人。但正當那個爸爸正心花怒放之際,女兒說,但爸爸是個騙子。爸爸呆住,望一望女兒,又繼續讀下去。「他騙我,騙我說他有工作;他騙我,騙我說他有錢;他騙我,騙我說他不累;他騙我,騙我說他不餓;他騙我,騙我說我們什麼都有。最後一句,he lies,because of me。

寧願自己沒有,也要想盡辦法給你,有些父母就是笨到這個地步。別低能,並不是每位父母都可以這樣偉大,所以如果你有如此偉大的雙親,恭喜你,這是幾多百億也換不到的福氣。

刊於蘋果日報,金融中心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