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法言傳的兩隻表

2015/9/7 — 7:05

作為跑步者,時間對我而言,有𣎴尋常的意義,它既是過程,又是結果,它讓我享受跑步,但也會帶來折磨。跑步者對時間很敏感,所以我很留意時間的故事,以下請聽我講兩個美麗的時間故事。

第一個故事,關於我的朋友王利民。日本人說,第一次上富士山是英雄,第二次上富士山是傻瓜,有些事是做一次都嫌多,例如在50度下跑馬拉松,但王利民為了另一個人,甘願做傻瓜。

今年四月,王利民再跑一次撒哈拉超馬(Marathon Des Sables),在50度氣溫下跑250多公里,重蹈他口中寸草不生,只有沙丘及涸地的地獄。我聽他說,跑時還要背負裝滿乾糧、指南針、救生毯、急救包的十多公斤物資,期間沒有戲劇性的熱血沸騰,只有身心俱疲的煎熬,不斷上坡下坡,應付早晚溫差幾十度的環境,間或出現的冰雹及沙塵暴,如此7日6夜的周而復始。

廣告

不怕煎熬的人倒不少,最年長的,89歲的老先生,是這類地獄賽事的常客,最年幼的,是19歲小妹妹,矢志為日本地震災後籌款。各有各的理由,王利民再來的理由,是陪太太。一個人獨闖大漠,途中沒觀眾,沒掌聲,純粹靠自己的意志來撐住,但兩個人跑沙漠,身邊是最親密的人,如影隨形,過程變得美妙,這種美妙,是只有他們兩個人才意會的。

我相信,王氏伉儷攜手衝線的合照,不足以紀念這段最動人時光,王利民才會打算造一隻表。他把從撒哈拉帶回來的沙、獎牌、合照,跟陀飛輪都放進這隻腕表之中,有趣的是,他沒有找那些瑞士百年老牌,而是委託了一家本地薑來設計。我看著他這隻表,發現有些東西,確實比任何語言,更能形容他們這趟又「甘」又甜的旅程。

廣告

ANPASSA「撒哈拉馬拉松 × 陀飛輪」腕表

ANPASSA「撒哈拉馬拉松 × 陀飛輪」腕表

另一個時間故事,眼淺者一樣中招。Brad Snyder 隸屬美國海軍爆破隊(Navy Explosive Ordnance Disposal),專責掃蕩戰場上不同的爆炸品,其中處理得最多的是 IED(Improvised Explosive Device),即是土製炸彈,美軍有近六成士兵的死傷,都是由這類炸彈引致。Brad 在阿富汗一次拯救行動中出事,耳鼓重創,雙目失明,那是2011年9月的事。

在失明的最初,無論步行飲食,以至擠出牙膏到牙刷上,對他來說都是莫大挑戰。「我要告訴人們,我不會就這樣被打倒。我不會讓失明把我困在高牆裡。我要找到前進的方向。」

2012年8月的倫敦傷殘奧運會上,他先在100米自由式項目中奪金,第二日,再在50米自由式中奪銀。同一個星期,他再取得一項400米自由式金牌,那天,剛好是他失明一周年。

我無法想像,他是如何在不足一年的時間,拾回自己的節奏,走出圍牆,在泳池中突破時間的束縛,正如一隻以Brad命名的表,本身也標誌著限制的突破。

失明人士用的表,有兩種方法顯示時間,一是自動報時,二是靠觸摸表面指針,問題是,在嘈雜的環境中,報時失去用處,而觸摸指針,亦容易令手表損毀出錯,而且這兩種取向,都會令人注意到戴表者的缺陷。

設計公司Eone創辦人Hyungsoo Kim深明此理,於是設計出The Bradley向Brad致敬。同樣以觸摸為基礎,指針變成一顆靠磁石牽引的滾珠,就算觸摸時移位,只要輕輕一晃,滾珠又回到應有的標示位置。Eone把項目放到Kickstarter中集資,未夠1個月就賣出4,500隻,買家有失明人士,也有健視的,因為那個設計,已經超越了輔助工具的本質。如果你看過那隻表,同樣會發現,它比任何語言,更能形容Brad找回自己人生的蠻勁。

Eone「The Bradley」腕表

Eone「The Bradley」腕表

兩個時間的故事,通過手表細訴,想親睹這些工藝,不妨到9月8-12日舉行的第34屆香港鐘表展「國際名表薈萃」。 

 

香港鐘表展詳情: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日期:2015年9月8日至12日(只限18歲或以上業內人士入場採購)
請即登記 https://goo.gl/mKMjdO
9月12日(國際名表薈萃開放予12歲或以上公眾人士進場,無需登記,免費入場)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