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畏無懼的寫日記

2015/5/14 — 12:35

新書「抗命時代的日常」,前晚終於煞科,昨天交到紅出版,希望馬上可以付印,一個星期之後,可以面世。在沙田把最後要做的事情趕快完成了。來到今天,最大問題是照片,為什麼會選這張呢?背後的故事是什麼呢?怎樣才不會變成「又」一本雨傘書呢?終於達成了共識,我馬上輕鬆起來!謝謝這個美麗的團隊把十二萬字和五張相搞定了,也感謝彤小姐的款待。

我們漫步到火炭, 我搭火車出九龍。雙宜下車之後,有一年輕女子問我:「你是不是 Dr. Ho 啊?你的自傳,我看了兩次,因為……」。她的支持,讓我對自已的寫作計劃又有了多一點信心,也為今天完成新書整個程序寫下完美的句號。

雖然工作很忙碌,但我仍然寫了「抱抱王子抱抱尼泊爾」三部曲。即使沒有時間,也要把這個故事寫出來,一邊開會一邊偷偷地寫,搭地鐵又寫,很多強烈的感覺,不能一下能解剖出來,但是在寫的過程,會明白更多。其實,每一篇日記都記載了我心底的一些恐懼,很多故事,即使只是生活中的小事,只有扮作「無畏無懼」才能寫岀來。寫了十二萬字,我發現自己只不過是一個經常怕做錯事怕被人羞辱的小女孩,並不是一個勇敢挑戰父權的女教授。

廣告

又如果我有一條正常的仔,就不會有「抗命時代的日常」,結了婚的人怎能有這樣的 freedom of expression,誰會譲條女在人前說說對婚姻真實的感受?

Women must write herself!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