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聊研究系列:玄奘法師 - 烏茲別克至古印度(六)

2017/2/6 — 14:47

圖6  縛喝西南行的推斷路線

圖6 縛喝西南行的推斷路線

縛喝周邊國家

在詳細形容縛喝的情況後,《大唐西域記》:「從大城西南入雪山阿,至銳秣陁國 … 西南至胡寔健國 … 西北至呾剌健國」。

廣告

這些地方離中國極遠,《校注》考據這幾個地方似乎碰上困難,銳秣陁定於遠在東面數百公里外的興都庫什山山麓,方位不合,顯然錯誤。胡寔健在縛喝的西南再西南,不可能像《校注》所稱位於縛喝和木鹿(今Merv,又稱Mary,今土庫曼國境內,位置見圖7)兩地之間,因為木鹿在縛喝的西北偏西,方位不對。至於指呾剌健為今塔里寒Talaqan(又稱Taleqan)也是錯誤的,因為塔里寒靠近活國Kunduz,位於縛喝以東二百多公里外,方位不合。順便一提,塔里寒Taleqan是宋長春真人邱處機與成吉思汗見面的地方(註4)。

要弄清楚這幾個國的定位,現在可以從衛星圖片入手,圖6顯示這一帶十分乾旱,只有數處由河流滋潤的綠洲及農耕地,玄奘所提各國應該對應這些地方。

廣告

「西南入雪山阿」的「阿」讀如「阿房宮」的「阿」,意思是山的凹下處。玄奘來到縛喝地區相信已是秋天(註5),高分辨率衛星圖片顯示縛喝西南是山峰群體,此時應已蓋雪,縛喝西南方約100公里處,山中有一今名Sar-e Pol的河谷綠洲,十分配合「雪山阿」的說法,因此我定此地為銳秣陁國所在,這個綠洲很小,南北縱向,符合《大唐西域記》「東西五六十里,南北百餘里」的形容。《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記載:「時縛喝西南有銳秣陁胡寔健國,其王聞法師從遠國來,皆遣貴臣拜請過國受供養,辭不行,使人往來再三,不得已而赴」,玄奘到過此兩國應無疑問,但是他沒有理由硬要在山中兜兜轉轉,最方便是從縛喝西行,沿着相隣的河道走到今名Sheberghan的綠洲,然後沿着河谷南下。

《大唐西域記》稱胡寔健國在銳秣陁西南,其地「東西五百餘里,南北千餘里 … 多山川,出善馬」,地域頗為廣闊,考查衛星圖片,Sar-e-Pol西南數十公里處山中河谷農耕地區今名Kurchi,與胡寔健似有對音關係,在其周圍廣闊的範圍,有數條指爪狀的綠色河谷,都有農耕地區,非常符合玄奘「多山川」的描述,因此幾乎肯定這裏是胡寔健國所在。

圖7  縛喝西北的呾剌健國推斷位置
                    波斯國界根據吳于廑(1988)(註6)

圖7 縛喝西北的呾剌健國推斷位置
波斯國界根據吳于廑(1988)(註6)

「西北至呾剌健國」一句若從銳秣陁出發,衛星可見它的西北方是今稱Sheberghan的綠洲(圖6),或可視為呾剌健所在,不過《大唐西域記》稱:「東西五百餘里,南北五六十里 … 西接波剌斯國界」,應為東西橫向的長條形, Sheberghan形狀毫不匹配。但若從縛喝出發在衛星圖片(圖7)往西北找尋,可見阿姆河兩岸組成長條形的綠洲,大小和形狀符合長條形的要求,而且位置靠近當時薩珊波斯的邊界,符合《大唐西域記》「西接波剌斯國界」的描述,因此我推斷這是呾剌健所在,此地遠離縛喝更甚,《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也對呾剌健隻字不提,相信玄奘法師在趕往印度途中,沒需要也不可能來到這裏。

 

註5     玄奘三藏關聯年表之二(28-43歲,西行取經)
註6     吳于廑主編:大學世界歷史地圖   人民出版社 1988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