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言老師不言之教

2017/9/22 — 17:37

【文:伍桂麟,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防腐師、生死教育學會會長】

十多年前,我還是個初出茅蘆的小子,是個修讀藝術的畢業生,際遇下我卻走進了殯儀行列,學習遺體防腐、整形及修復,過去十年間,我接觸過逾千具遺體,看過不同人離世後的模樣,有安詳完整的,亦有支離破碎的,每次工作我都會很用心去做,希望盡量令逝者回復原來面貌,一方面是對逝者這「最後服侍」的尊重,另一方面是為其家人,好讓他們在最後道別時能留下較好回憶。因為這份特別的工作,令我對死亡這個題目充滿反思,後來認識「生死教育」,幫助我「從死看生」,也引領我踏入現時推動「無言老師」的工作。

六年前,我入職香港中文大學擔任遺體防腐師,在陳新安教授全力支持下,成立了「無言老師」遺體捐贈計劃,計劃在過去幾年得到社會認同,由寥寥捐贈者,到現在超過一萬名登記,並且每年接收超過一百具遺體捐贈,「無言老師」的教學從醫學生的解剖學習,擴展至西醫、中醫、藥劑、護理、生物醫學和救護等教學及研究,因捐贈者的無私奉獻,為香港的醫療帶來重大貢獻。

廣告

「無言老師」除了讓醫學生學習解剖技巧,也培育了他們的同理心。若醫學教育只是講求醫術,缺乏「仁心」就沒有「仁術」,學生只會視解剖課的遺體為「理所當然」的學習工具,有鑒於此,自「無言老師」遺體捐贈計劃成立後,中大醫科學生都會於開學時為先人默哀、學習完結後會給家屬寫下感謝咭,每年也會出席本校於將軍澳華人永遠墳場撒灰紀念花園「無言老師撒灰區」舉行的撒灰儀式。

同理心不能從書本上學到,但「無言老師」捐軀的精神,讓學生有更多機會反思生命、死亡,顧及他人的感受,成為尊重生命,人性化和有社會責任的醫生。因醫學生對待遺體的態度,直接影響他們日後對活生生病人的態度,所以「無言老師」的教導是培育「仁醫」的第一課。

廣告

善寧會按:本文摘自《生死兩相安》第三冊,由常霖法師編輯及又一山人擔任藝術總監。我們希望藉此書啓發讀者如何「面對」、「接受」、「處理」、「放下」,達致「生死兩相安」,並希望讓晚期病人及其家屬得到鼓勵、讓喪親者得到安慰。

索取《生死兩相安》第三冊詳情:https://goo.gl/28RFtQ

捐款支持善寧會或助印《生死兩相安》:https://goo.gl/fXcqG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