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煮食雜談(一)

2018/5/2 — 17:40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文: MiMi Hui】

這一兩年跟朋友聊天的時候,偶爾就會聽到一句:「你喜歡煮食嘛,我也想試試你的手藝呢!」每次我都覺得汗顏,我對煮食這一件事還未到喜歡的程度,但我喜歡煮食煮得好味的成功感。煮食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煮一頓晚餐動輒要兩三小時,但吃的時間可能半小時就完成,我有時看著杯盤狼藉的情景有點不是味兒,但先生的一句「好味呀!吃得很滿足呢!」又一掃我的矛盾情緒了。我的煮食技巧也稱不上是「手藝」 ,姑且只是叫做可以吃得進肚子裏,勉強飽餐一頓,所以那些很看得起我的朋友們,請你們再等等,讓我自煮練習多一段時間才拿得出見得人的食物招呼你們。

媽媽曾經很擔心我不入廚這件事,對她來說,這是一種基本的生存技巧,所以有一段時間她實在看不過眼,叫我一星期要入廚一次,說起來我入廚的經驗應該就是這樣被逼就範開始的。現在我的其中一個身份是「妻子」,大概是受媽媽的影響,我總覺得作為一個家的女主人應該要懂得下廚,不是每頓飯都要親力親為,但一個家的廚房有女主人做掌控,在準備膳食的時間,從廚房傳來鍋鏟碰撞炒鍋的聲音、燒滾水的聲音、煤氣打火的聲音、水龍頭流水打在菜葉的聲音、熱鬧的廚房會營造出家的氣氛,一個家的氣氛如何,往往就是由這種日常事營造而成的。有經常煮食的家庭總是瀰漫著一種安穩和溫馨的感覺,我們不就是一直在追求這種對於「家」的感覺嗎?

廣告

今天才星期一但幸好明天放假了,先生應該會帶著挺愉快的心情回家的,我準備了炒米粉和萵筍豬肉丸湯慰勞他。這兩個菜式都是媽媽經常煮給我吃的,現在我把它們帶來了自己的家,味道的傳承就是如此吧。

 

廣告

作者自我簡介: 喜歡跑步、自煮練習進行中、久在樊籠裡復得返自然中、期待更多可能性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