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熱鬧

2014/12/15 — 14:56

臨近聖誕,收到《蘋果日報》副刊記者的訊息,說想訪問一些名人,了解他們會準備甚麼聖誕禮物給朋友。葉朗程是男人、香港人、甚至型人,但肯定不是名人。「我們指的名人都不是藝人,而是一些有品味、懂享受、為人認識的人。」記者朋友解釋。原來如此,但還是不想受訪,因為很怕從別人的文字看到自己,怕就怕在別人會寫得不夠好看。

記者朋友見我沒有回覆,鍥而不捨,再三追問。欣賞她的毅力,也敬重她的專業,況且沒有《蘋果》也不會有我,最後也給她打個電話,好讓她有功課交。訪問過程中,記者小姐問我會送朋友甚麼禮物、會選擇甚麼地方吃飯、會在家裏添置甚麼裝飾。因為記者朋友寫的是「Big Spender」版,所以這些問題理所當然。但其實聖誕佳節,我們在乎的,不會僅僅是這些吧。

叮噹,門鐘響起。打開門,熟悉的面孔,興奮的表情,異口同聲:「Merry Christmas!」對,我們最在乎的,at least我最在乎的,是一起過聖誕節的朋友。因為中學讀男校,所以玩得最埋最埋嗰班,肯定唔係女人。就正因為最friend嗰班係男人,所以真係冇乜送聖誕禮物畀朋友嘅經驗。唔好玩啦,送禮物呢家嘢,係男人同女人之間嘅事,亦係女人同女人之間嘅事,但肯定唔會係男人同男人之間嘅事。「喂阿強,知你鍾意曼聯,呢件波衫我揀咗好耐㗎啦,送畀你!」可能我有問題,但我真係覺得男人送嘢畀男人,so gay man!

廣告

真正好友 踩多兩腳

不過,我決定趁住今個聖誕節,基一次,把這篇文章送給我最好的一班朋友,當作是這麼多年來,給他們的第一份聖誕禮物。未歌頌我們的友誼之前,先想解釋為甚麼十個男人,九個都會重色輕友。

廣告

男人都知道,我們重色,不是因為我們重視女人,而是我們都怕了女人。如果你夠膽同女朋友講,「今個聖誕節,我會同阿成過,你自己搵節目啦」,我保證,你女朋友嬲到下個聖誕節都未嬲完。女人會小器,女人會小事化大,女人會小到你飛天,但係兄弟統統都會諒解。而葉朗程的好兄弟,除了諒解,還有一個很大的優點。

每間學校都一樣,全級百幾人,存在着很多大大小小的圈子。舊同學之中,總有一兩個是經常被「起壇」的(如果唔係讀男校,應該唔會知道乜嘢係起壇),而就算是弱勢如這些經常被起壇的受害者,也總會找到一些同樣弱勢的同學仔去做他們的朋友。由此可見,的確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而葉朗程一班朋友的特質,就是口臭,非常口臭。

還記得那一年,大家剛剛畢業,各有各忙的找工作。我寄出很多封求職信,有兩間公司已經reject咗我,而其他都未有回音。至於我的幾個朋友,都已經收到聘用信,兩星期內開始工作。正常的朋友,見你如此徬徨無助,應該會鼓勵你,甚至替你想辦法,但他們不是正常朋友。「唔使驚喎,你揸車咁叻,可以去揸的士喎。」其中一個朋友說。其餘朋友聽到,笑到收唔到聲。「唔係喎,葉生完全冇方向感喎,灣仔去北角都未必識,的士都未必揸到,點算呀?」又是一輪笑聲,另一位搶住答:「唔緊要,揸唔到的士,揸小巴囉,日日筲箕灣西環筲箕灣,好快揸熟㗎喇!」

可能你覺得佢哋好口賤,但其實我好受佢哋呢一套。我不是那種在失意時候會想聽安慰說話的人,太「行」嘅嘢,冇意思,浪費時間。俾佢哋咁樣踩多兩腳,我反而不敢怠慢,更要加緊努力地跟上他們。

真正為你好的朋友,會兜口兜面同你講你嘅缺點,唔會同你客氣。佢哋越唔客氣,其實就越幫到你,就好像最專業的髮型師。有啲人去剪頭髮,會有啲不切實際嘅要求,「我要剪Brad Pitt個頭」、「想好似鄭秀文咁嘅長度」、「今次染全智賢嗰隻啡色」。某啲髮型師,有求必應,個髮型啱唔啱你係其次,最緊要唔好得失你。

我個髮型師就犀利啦,是其是,非其非。「你個頭太大,唔啱Brad Pitt個頭」、「你下巴太短,剪咁短會好怪」、「你膚色太黃,染完啡色會顯得仲黃」,總之你想像唔到一個髮型師會對客講嘅說話,都可以喺佢把口走出嚟。可能佢唔係咁識做人,但髮型師和好朋友一樣,你唔係需要佢識做人,你係需要佢鬧醒你。

如果唔鬧 一世唔醒

看看周圍,你的朋友過得怎樣?他們幾多歲?四十歲?三十歲?還是二十歲?有沒有一些事,是你覺得要跟他說,但又不好意思說的?明知他的女朋友是在他身上拿着數,你有沒有勇氣跟他說:「同Amy分手啦,佢當你水魚咁劏喳,唔通貪你靚仔咩,照照塊鏡啦!」

又或者,有沒有一些朋友,做咗咁多年人,都仲係渾渾噩噩,毫無方向?你敢不敢看着他的眼睛說:「你喺度做緊乜嘢呀?你睇吓其他人,人哋同你一齊畢業,兩年升三級嘅有,樓都買埋嘅又有,你頹夠未呀?」點呀?呢啲嘢,係唔係好難講出口?梗係難講先要你講啦,唔係乜嘢叫做好朋友?

三年前,我有個女性朋友,肥到隻豬咁,五呎兩吋高,起碼百四磅,就叫她Susan吧。身邊的朋友都替Susan擔心,但他們極其量也只是說:「喂,食少啲啦,咁肥落去唔得㗎喎。」咁樣勸佢,鬼有用咩,Susan就是一直的肥下去,直到我上年聖誕節在很多人面前跟她說:「好心你着返件褸,遮住對麒麟臂啦。」

就係咁,佢未食火雞就離開咗個party。壞消息係,佢即晚unfriend咗我;好消息係,一年後嘅今日,朋友話佢着得落一條廿四腰嘅Miss Sixty牛仔褲。

有啲人,你鬧咗佢都未必醒,但係如果你鬧都唔鬧,就肯定一世唔醒。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