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爸爸的書櫃

2016/6/28 — 22:54

爺爺考過秀才,卻不是書香世代。爸爸少時耕田幫活,讀書認字都是爺爺教的。日本侵華,爸爸逃難來港,在茶樓打工,沒機會入學。

爸愛看書,到我們也懂得看,他便給我們訂閱《讀者文摘》,又買些淺易的少年讀物給我們。至今難忘的,是一套《中國民族英雄》,大約是六册吧,包括岳飛、文天祥、戚繼光、袁崇煥、鄭成功,還有一個,記不清是劉永福還是林則徐。當中我最喜歡袁崇煥,看了又看,連那四幅插圖也深印腦海:袁崇煥單人匹馬視察山海關,袁崇煥計斬毛文龍,皇太極反間計故意讓兩個太監偷聽,成基命跪求明思宗赦免袁崇煥。

由那年起,袁崇煥成了我的少年偶像。

廣告

年紀再大點,我便拿爸爸的書來看。有一些我不認識、興趣也不大的作家南宫博、劉以鬯,我先挪過一旁。大名氣如巴金、魯迅,優先捧出來看。看得懂,未算投入,《家春秋》捱了很久才看完。讀到老舍的《駱駝祥子》,不得了,覺得心裏流淚。好幾年暑假,看完《三國演義》,必定再看《駱駝祥子》,有時就隨便翻看《唐詩三百首》。爸說熟讀之後,不會吟也會偷,但我最喜歡的卻是《李後主詞欣賞》。

退休移民之後,爸爸唯一興趣是看書。每天上完英文班,吃過午餐便泡書店。唐人街的書店,書種少,價錢貴,他樂此不疲,總是滿載而歸。晚飯後,看書倦了,伏案而睡,醒了又看,凌晨才安寢。

廣告

那年我女兒轉校,我們又搬家。爸媽一向與我們毗鄰而居,但今次決定不跟我們。一個專為長者而設的新建社區,未動工已經很搶手。輪候了一段時間,有個單位的買家退訂,他們就要了。

我為他們的新居設計裝修,將連着主人房的太陽房僻作書房,依牆建造書櫃。爸很愛惜他的書,每本都用包書膠包好。我知他怕書本封塵,所以書櫃上層玻璃門,下層木門。

工程進行順利,農曆年前可望完工。不意聖誕節前幾天,一直諱疾忌醫的老爸確診胃癌。做過手術,餘下小半個胃,體重銳減,出院後因為太虛弱,轉介到耆老醫護中心入住。

不久,新居裝修完成。搬屋那天,一切傢俬物件佈置妥當,只有書櫃仍然空着。

有一天,爸的精神比較好,我帶爸去走一回,幫着他把書一本一本放進書櫃。放滿了,還有一箱,便將一些小裝本分前後兩排,才安頓得下。

之後,他再沒踏足新居便走了。

書房,可不是白費。但書櫃裏的書,只怕我看不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