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朗程

葉朗程

一個自稱「IFC 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www.facebook.com/marcusyiphk

2018/6/28 - 14:48

牌斥

確是一個爛得不再爛的司機,我曾經停牌六個月。

復牌後痛定思痛,決心做一個負責任的道路使用者。決心到什麼地步?決心到買了人生第一部 SUV,背後的 rationale 是,希望開著一部較大的車,人會定一點,車會慢一點,嘗試學懂享受速度以外的駕駛樂趣。

誰不知原來開 SUV 扣分扣得仲快。

廣告

開著一部體積大馬力大的車,你對速度的敏感度會更低,一不留神已經是每小時九十公里。有時候會覺得時速限制不合理,大佬,呢條路開七十都嫌慢,運輸處竟然 set 五十?但一想到不知有多少意外就是源於魯莽的司機,我就知道自己不能怪人。

損友 Benson 有次跟我說:「你架車用公司名登記,超速可以唔使扣分㗎。」吓?「鐳射槍捉到嗰啲就冇計啦,但影快相呢啲,有錢就擋到㗎喇。」點擋?「運輸處,定係交通部,我都唔得喇,總之有人會封信畀你,叫你 identify 喺超速嗰日揸車個司機。」即係我?「你知係你啫,咁你可以話 identify 唔到㗎嘛。」咁就可以當咩事都冇發生過?「又唔係,要交幾千蚊罰款囉。」罰咩呀?「罰你 identify 唔到司機囉。」作為律師,you are asking me to cheat?「喂葉生,你教㗎喎,富可敵國嘅人,由零到一百億,得三種方法。」

Be first,做第一個。

Be smarter, 做醒啲嗰個。

Or cheat,以上兩樣都做唔到,就做呃嗰個。

講大話唔係我強項,所以我決定承膽責任,再次上一個駕駛改進課程。冇錯,係再次,係再再次。每個臨近停牌邊緣的司機,只要想一個駕駛改進課程,便可以拿回三分。

以前去灣仔上開就好地地,導師係一個長頭髮紮辮嘅阿叔,有精神聽佢噏兩句都幾得意,冇精神低頭玩電話佢又唔會搞你。

點知今次約唔到灣仔,要走去荃灣。

呢邊個阿 sir 好唔同,竟然會搞小組討論,唔係隨得你自生自滅。

上堂嘅多數都係職業司機,如果唔係夜晚約咗人食飯,其實我真係寧願著得 casual 啲。

分組之後,唔知點解我每個組員都好興奮,好期待陣間導師問嘅問題,仲要一早講好晒,問邊種問題就邊個負責答。我本來都嘗試豁出去扮投入,點知由自我介紹環節開始,我就畀人孤立咗。

甲:我揸的士。

乙:我揸小巴。

丙:我揸的士。

此時,甲和丙來了一個 high five。

丁:我揸貨車。

輪到我,千份之一秒只想到一個最有說服力的答案,講完先知瀨嘢。

「我揸 U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