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物慾

2015/5/13 — 16:50

(圖’:維基百科)

(圖’:維基百科)

在石硤尾有家老茶樓叫好運酒家,已經開業三十幾年。每年昨日,我個 friend 都會和媽媽在好運飲早茶。其實不僅是昨天,每個月他總會跟媽媽去幾次。媽媽喜歡去好運。她尤其愛吃好運的牛肉和燒賣。而我個 friend 則喜歡陪他媽媽,兩個人在那吵吵鬧鬧的環境裡說話。

當然並不是說甚麼認真話題。閒話家常而已。差餉減免,發現售賣便宜泰國米的店,把已經不再穿的厚衣服捐給尼泊爾災民,諸如此類。

昨天他們一如以往每年。但在點心差不多吃完的時候,我個 friend 聊起一件事。一件發生在我個 friend 七歲時的事。

廣告

那時候他還有個爸爸。與其說爸爸很寵他,不如說他很沒分寸(「當然那時候的我並不這樣想」,我個 friend 說),總之事實就是他總是買玩具給我個 friend。他要 Gameboy 買 Gameboy,他要模型買模型,他要閃卡買閃卡。只要我個 friend 扭計,就有,比神說要有光就有光還靈。

媽媽則嚴厲得多。基本上一概不買,只有生日或考試考到好成績時除外。他要扭買甚麼,媽媽總是會說:「有本事自己儲錢。」他每日有五元零用,媽媽想他養成儲錢的習慣。

廣告

你很難說一個七歲小孩工於心計,可是他很了然自己其實不用儲錢。媽媽不買沒關係,想要甚麼就向爸爸扭,很簡單。

唯一的問題是爸爸很少回家。有時候物慾起,找不到爸爸,又儲不了錢,只好仍然硬頭皮向媽媽扭。一次他想買部四驅車,怎扭媽媽也不肯買給他,終於等到有一次,爸爸回來了,和媽媽一起帶他去好運飲茶。他一開口,爸爸二話不說便掏腰包。反正不過是三四十元錢。我個 friend 高興得不得了,或許暗地裡也埋有一點對媽媽的不滿,總之吃完後,當媽媽牽他的手回家,他做了一件事:甩開媽媽的手,跑去牽爸爸的。

媽媽先是一驚,隨即閃過一絲哀傷,像一個人倏的被拋棄在華燈初上的銅鑼灣街頭。我個 friend 瞥見這一幕,當下立刻就後悔了。小孩不笨,他知道媽媽是愛他的,甚至遠比爸爸愛他,關心他。可是小孩又是笨的,他不懂珍惜,或者說,那時候他沒有足夠智慧去判斷,買幾件玩具給他其實真的不代表甚麼,最少真的不值得他去甩開媽媽的手。他不懂這樣去想,但他有一點或許可以稱之為人性的甚麼發作,讓他內心隱隱作痛。但那到底是人性的甚麼呢?如果說小孩的心是純真而不造作的,難道他不就是純潔而不造作地,貪戀物質而拋棄媽媽?今後他將抱著此一對自己的質疑永遠活下去。以後無論他怎樣待他媽媽好,他都無法不懷疑那只是某種造作的表現。在物慾再度降臨的關鍵時刻,他無法不去想自己會否再像許多年前那樣,甩開他媽媽的手。因為那是他的本性。

媽媽當時的神色,雖然一閃即逝,卻印刻在他的腦海磨滅不去。這一幕僅僅在他七歲時,就給他的人生某個部份,宣告了死刑。

許多年後,他知道爸爸當時為甚麼那麼少回家。媽媽一直忍得很辛苦,只為等待他長大成人。媽媽希望最少讓孩子在懂事前有一個美滿的家庭,所以一直忍耐到他十六歲時才簽紙。那時候爸爸已經幾乎不再回來。據說我個 friend 還有三個未見過的細佬。

「這件事對我來說好重要,我記到依家,不過可能妳唔記得啦。」他跟媽媽說。

媽媽頓了一下,然後徐徐回答道:「我當然記得。大概我到死都會記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