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犀面人

2017/4/18 — 10:48

相:Dennis Mok professional photography Facebook

相:Dennis Mok professional photography Facebook

住處隔涉,平時除非有約定賭局,否則好少有人失驚無神搵我。

嗰晚仲要係零晨一點,一個雷電交加嘅晚上。

原來平生就算不作虧心事,無端端有人夜半敲門,其實都幾驚。半夜三更一聽敲門聲已經嚇一嚇,透過防盜眼望清楚,恐怖過見鬼。

廣告

站在門外靜候的是死黨 Benson,他正拿著一瓶酒。

每次 Benson 攞酒上嚟,都有大鑊嘢。

廣告

例如。

高考放榜,成績不是十分超卓的他,以為要放棄做律師的宏願;小伙子仕途失意,拿了一打青島上來,我聽他當天立誓,就算進不了港大也要入城大讀 law。

又例如。

考獲律師資格之後,有份參與一個接一個融資大刁的他,收到行家高薪挖角的邀請;超新星光芒四射,拿了一瓶 Barolo 上來,我由晚飯聽他曬命曬到宵夜。

再例如。

一向視家中的黑貓如親人,某天親眼目擊小黑從露台一躍而下的他,找了三天三夜也找不到屍首;愛貓狂哭成淚人,拿了一樽黑龍大吟釀上來,我聽他哭說以前如何跟小黑一條魚兩份食聽咗四次。

今次佢攞咗支 X.O 上嚟,講真,我咁大個仔未同人隊過 X.O,我有啲驚。

除完鞋除襪,攞完冰攞杯,佢已經當咗呢度係自己屋企。「屋企冇晒蝦條?」我拎頭。「我上次買啲 doritos 呢?」你對上一次上嚟係半年前喎大佬。「花生有喇掛?」有合桃。「照殺。」

到底咩事?

他倒了大半杯酒給自己,連冰隙中溜出來的每一滴也嚥下了。欲言又止的他,眼眶凝聚了一顆大淚珠。「你一定要幫我寫衰佢!」他說,眸子的紅筋暴現。

邊個佢?「嗰個影相佬!」邊個佬同你影相?「唔係同我影,係同我哋影。」記起了,Benson 跟 Marissa 的愛情長跑,下年將會有一個完美句號。Marissa 任職六星級酒店高層,婚禮呢家嘢, 梗係只會 settle for the best。所以 Benson 口中的「影相佬」,一定是每對新人也要千挑萬選的 wedding photographer。

影相佬做錯啲咩?

「你知我㗎,我乜嘢都就晒 Marissa 㗎喎……」他「砰」一聲放下酒杯便開始滔滔不絕。「佢話想搵呢條友影相,我咪同佢上去見吓條友囉。一去到,哈,我已經心知不妙啦,個 office 懶 high 咁,即係好似你屋企咁呀……」坐在飯廳的他,勞氣地指手畫腳。「即係好似你屋企咁呀,黑沉沉就以為係 style嗰隻呀,我預咗畀佢鋸到一頸血㗎,好彩我之前已經見咗幾個影相佬,收得幾貴,我心入面點都有個底,五、六萬我都會接受㗎喇,嘩,點知……」停一停,飲一飲。「X 佢 XX 個 XX,佢同我講八萬,八萬呀大哥,佢覺得自己憑咩收八萬呀,我影完變郭富城吖?仲唔知要啲乜要啲物就另外再加錢……」

咁點解要寫衰佢?

「葉生,可唔可以畀我講完先?」Sorry,咁你可唔可以講重點。「重點?得,重點係佢犀面,佢犀我面。」無端端犀你面?「獅子開大口都係等人還價啫,你估我好蝦,佢開八萬,我咪還佢五萬囉,最後我預六萬成交㗎喎,點知我一還五萬,佢就話咁嗰日佢寧願唞唞,叫我搵第二個影,犀晒面要送客咁款。」

明白了,Marissa 搵唔到呢個 photographer 影,好唔高興,搞到你都好唔高興,所以要寫衰佢,correct?「全中。」

你要我寫衰佢,有冇人哋全名呀?

「有,佢叫 Dennis Mok。」

如果這位 Dennis Mok 真的有說過「寧願唞唞」,繼而犀面送客,我覺得佢堅型。絕不可以寫衰,還要唱好,因為我們香港需要這種人。

雖然我不知道這位 Dennis 到底有沒有犀面,但就算他真的犀面了,也不是沒有道理的。想清楚,「錯」其實不在這位攝影師,而是在於那些把「減價」兩個字說得太輕易的其他人。就是因為「減價」兩個字今時今日已經掛了在每個打開門做生意的人口邊,才會讓那些不輕言減價的人看起來那麼「寸」。

每一行都是這樣的:你收得貴,就總會有一大堆唔識嘢嘅人話你癡線,然後呢啲話你癡線嘅人,就會去幫襯一啲收得平嘅鋪頭,跟住覺得自己做咗一個好聰明嘅決定,最後仲要加句,啲相咪又係咁影,條魚咪又係咁蒸,對鞋咪又係咁擦,個頭咪又係咁剪,有咩分別啫?

我當然唔係話「貴」就代表「好」,但從做生意的角度看,收得貴其實是為自己的行業保留著一份尊嚴和生存空間。你賣牛腩麵,賣開四十蚊碗,跟住隔離街賣三十蚊碗,你就開始驚,驚冇人嚟幫襯,於是賣二十蚊碗。你碗牛腩本來收得起四十蚊,但就因為隔離街整得冇你咁好食嗰檔自動減價,你就唔敢守住自己嘅招牌。

如果你賣的是服務,而顧客臨門第一個動作便是開天殺價,其實都幾侮辱。雖則話顧客永遠是對的,但如果對得你開天殺價,咁即係仲未畀錢啦,既然斗零都未收,咁即係仲未做你個客啦。一日未做客,一日都只係萍水相逢嘅過路人,你冇欠佢乜嘢㗎,犀面咪犀面,使擇日子吖?2017 年啦大佬,今時今日可以喺銀包攞一分幾毫出嚟買嘢唔代表大晒,而我想講,好多人就算家財萬貫,思想卻是比草根更草根,他們的內心只有一個算盤去計算價錢,而從來沒有一種品味去衡量質素。

咁我當然唔係話頂爛市嘅人唔值得尊重,朝七晚十一,密食當三番,一樣係有血有汗,值得敬仰;我只係覺得,如果你喺你嘅行業有一份人哋冇嘅觸角同天賦,你應該好好珍惜,並且相信世界上仲有好多人係甘願為 quality 付出 premium。頂爛市留番畀冇天份嘅人做,因為如果連你咁有天份都走去頂爛市,你個行業好快就玩完。

這個城市窮得只剩下金融業?可能是吧,and the sad thing is 連這個金融業也被越來越多內地人搶佔了。

香港需要更多犀面人,因為就是他們這份傲氣,捍衛著「質素」兩個字的價值,保護著每個值得尊重的行業,守護著這份需要我們努力不懈付諸實行才能繼續發光發熱的,one two three 大聲啲,香港精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