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狗肉節」與「宰牲節」— 被利用的傳統與信仰

2018/6/6 — 18:19

資料圖片:廣西玉林「狗肉節」,圖片來源:VICE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廣西玉林「狗肉節」,圖片來源:VICE片段截圖

從網上看到一段影片,是廣西玉林「狗肉節」啟始,一頭狗被人圈頸按地,另有一人用火槍直燒狗頭致死。我看不下一秒,淚已泉湧,知道又是每年玉林以「傳統」包裝為名的飲食旅遊項目,自2009年起每年的六月廿一至廿二日之間,十年來已殺死十數萬計狗隻,還未計及日常食用狗隻數字,可想而知那不是可以看輕的殺狗歷程。

各地動物保護志願者已提出反對,更有不少人攔途阻截運狗卡車,甘願以錢買狗救狗,卻隨時成為販狗商人的另行淘金大計;至於堅稱「吃狗有理」人士,理所當然是公式化地以「傳統」理由,說歐美國家食牛也稱文明,是故中國「地大吃狗」亦自有其由——這也解釋了,為何2012及2013年間,真有販狗吃狗人士意圖把玉林「狗肉節」申請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希望以官方制度,「合法」屠狗。

這令我想到以西曆計算,剛好在兩個月後——八月廿二日的伊斯蘭教「宰牲節」,是以儀式大量屠宰牛羊甚至駱駝,為的都是宗教之說下的傳統。

廣告

以信仰製造奇觀

那是不少人已知的信仰來源,由《古蘭經》記載,說真主阿拉為了考驗平民易卜拉欣,叫他把親兒殺死奉獻真主;易卜拉欣真的打算照辦而舉刀之際,阿拉深信對方虔敬忠誠,送來黑羊代替其子犧牲。「宰牲節」由此而來,透過屠宰動物牲口,實踐信仰。

廣告

有說《古蘭經》讚頌自然與萬物,更有近世演譯,比如英國倫敦清真寺的伊瑪目B. A. Masri Al-Hafiz,就以著作 Islamic Concern for Animals (1987) 批判屠殺動物,尤其以宗教之名其實可恥。然而若說伊斯蘭教信仰下的「清真肉」處理——即先為食用牲口一邊頌經,一邊以刀割其頸動靜脈放血,卻保有動物脊髓完整,以求牠由清醒至慢慢昏迷死亡,得以淨化——如此要動物受驚受苦,似與 《古蘭經》「讚頌萬物」說法相違,早有非議。至於每年伊斯蘭教曆的十二月十日(以今年計算,剛巧是西曆的八月廿二日)的「宰牲節」,會是過萬頭動物在宗教儀式下,於城市中心被大量殺死,見者多說 「血流成河」,就更慘不忍睹![1]

不過這種宗教習俗,除卻本身是為信仰論述,其實亦被商業與旅遊應用,成為奇觀號召;是故已有說印度有非法商戶,為節日大量屠宰牲口,卻得到官方低調處理,保障不會抵觸宗教說法,從而得到政治和社會穩定。換句話說,本來是宗教主導的論述,反過來會成為官方、商人、旅遊等等的包裝,合理化地大量殺害動物。

以傳統虐殺狗隻

八月廿二日即將在伊斯蘭國度發生的宰牲事件,早於本月廿二日甚至更快已在國內發生,那就是玉林「狗肉節」以傳統之名,成為商人或旅遊包裝,合理化大量殺狗。有說官方去年已立例禁止販狗殺狗,然而那似乎只是傳聞多於事實,否則就不會見文首所言片段的明目張膽!說到底,傳統或宗教之名,本來是為主導背後社會價值觀的論述,現在卻反過來被用作合理化商業及旅遊;所以高舉「傳統」之說的販狗殺狗商人及主事者,才是最胡扯「傳統」的一群,以此經營十年來的「節慶」生意,更製造燒狗宰狗如有宗教性的奇觀,其實都是虐殺行為!。

以奇觀刺激視角,無論「宰牲節」的城中大量放血殺生,抑或「狗肉節」的火槍燒狗,事實讓人驚心動魄,而非惹人垂涎!我並非否定宗教原初理念,比如阿拉獻羊祭祀之說,然而要就此變成大量的感官屠宰想像,更連帶玉林當地根本無關信仰而純為口舌之欲的商業投機——還未計當中有多少狗隻是被偷竊或強搶而來,教狗狗家人傷心——那就真的難以由「傳統」之說合理了事!

「傳統」說法無理,販狗商人就藉詞歐美食牛是日常,反問何必抗衡玉林吃狗;然而其實動物保護行動早已反對西方工業農場的大量屠牛殺豬,更提倡即便吃肉,都要改善農場惡待動物的作法與環境。對照之下,玉林惡待狗隻劣行臭名遠播,若要故作「西方可以為何中國不可」的大聲夾惡,那就更足見漠視動保人士反對肉食市場與大量生產的原委。近年販狗吃狗人士有意把「狗肉節」申請成為「非物質文化遺產」,更可見其無所不用其極的從商行徑;幸好「非物質文化遺產」倒有官方顧念生命之說(然而官方對待象牙製品或皮毛行業又另有惡劣圖象)[2],否則若然成事,制度化下的大量屠宰,就更戰慄恐怖!

為食,低智高利的蠻動

吃動物本身有複雜的倫理問題,而進食哺乳類尤其讓人情感矛盾,是因為牠們與人類的感知相近,要人類吃牠們,再連帶工業農場的惡行想像,背後的殘酷與恐懼,我們足以身同感受!玉林的大量販狗吃狗,其實已坦白得不知廉恥,呈現的除了吃狗,本就是奇觀式的虐狗過程;有感知者,一定叫停!

然而,叫停的說法,並不是反過來可以容許,若果真的存在「善意/良心/合法」屠宰,就可安心吃狗食肉;畢竟我們整個世界的都市化發展與消費行為,已扭曲生態(而屠辜根本就稱不上「善意」與「良心」)。是故如果有別的飲食方案,可以取代肉食,就好應該試行而為,以減低傷害動物。再以信仰習俗為例,歐洲中世紀燒死黑貓的宗教驅邪儀式,幾十年來已由燒「紙貓」所取代,避免火燒真貓而等同虐殺;這對於伊斯蘭教「宰牲節」而言,也曾有建議改以進食牛羊為形狀的素食取替。玉林若果真的視「傳統」說法合理,那根本就只是儀式一場,為可不以紙品或素食取代吃狗?

實情是,玉林難變,是因為無理的低智商說法,以至無恥的高謀利目標,主導了想像與論述,再而合理化吃狗。畢竟,為食的無知,或者真的難抵蠻動,所以香港米埔也成了內地人非法虎視彈塗魚的「聖地」——教人黯然的,是這片「聖地」,在他們眼中,不被視為生態樂土。以此對照,就教人更神傷,玉林人士為何沒有視狗作人類心靈夥伴,卻任牠們淪為火下亡魂。那種蠻動,可憐難解,卻又太過冷血。

--

註:

[1] 見Maneka Gandhi,《伊斯蘭對動物屠殺說不》。http://www.savetheplanet.org.cn/big5/veg/history/islam.html

[2] 見民俗中國,《從「狗肉節」到非遺,有關動物使用的倫理困境比比皆是!》。https://kknews.cc/zh-hk/culture/3njja.html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