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獵狐高手恩格斯

2016/9/8 — 13:28

恩格斯

恩格斯

恩格斯,《共產黨宣言》的其中一位作者,馬克思主義最重要的源頭和衞道士之一,在他過七十歲生日那天,和他的朋友們大吃大喝,直到凌晨三點。那個晚上,他們喝了一大堆紅酒,吃了十二打生蠔;當然,無愧於第一個「香檳社會主義者」的威名,恩格斯他們還喝了整整十六瓶香檳。

幾乎每次有人想要「徹底地」攻擊馬克思主義,馬克思和恩格斯的私人生活都是他們不會錯過的目標。比如說馬克思,這位《資本論》的作者,竟然也會跑去炒股票,玩起資本主義的投機遊戲。趁着老婆從英國回去歐陸省親的時機,他還搞大了自己女傭的肚子,生了一個他一輩子都不願承認的私生子。

而恩格斯,身為工廠老闆,則與他自己工廠裏頭一個不識字的女工同居;這難道不算是利用階級優勢的性剝削嗎?一個人怎麼可能既相信人人平等的理念,同時又努力使自己過上優渥體面的資產階級生活?如果這個人真的痛恨資本主義,他怎麼可以如魚得水地投資資本市場,甚至當上一個盤剝工人勞動「剩餘價值」的工廠主呢?

廣告

恩格斯的父親是個資本家,橫亙在父子之間的最大鴻溝就是政治信仰的差距。做爸爸的永遠搞不懂當兒子的為甚麼不好好工作,將來繼承家業,反而成天到晚忙着搞革命。明明老爸是個跨國企業的老闆,兒子卻到處鼓吹全世界的無產階級聯合起來。終於,在號稱「人民之春」的1848年歐洲大革命之後,身無分文的恩格斯與馬克思結伴流亡英國,被迫向現實低頭,馬克思和家人住在倫敦,恩格斯去了當時舉世第一工業重鎮曼徹斯特,管理他父親旗下的棉花工廠,當上了有人艷羨有人仇視的「棉花大王」(Cotton Lord)。

沒想到恩格斯居然幹得不錯,不止把工廠的業務經營得十分平順,還替父親看住了公司賬本,以防他家的英國合夥人欺詐。而且在有必要的時候,永遠在理念上同情工人的恩格斯還會痛下狠手,把不聽話的工人掃地出門。不要搞錯,他的信仰依然堅定,所以父子倆絕對不能深談;但做爸爸的也算老懷安慰,非常認可這回頭浪子的表現。恩格斯為了「偽裝」成備受尊重的資產階級,他必須加入各種上流社會的活動,比如說成為高級俱樂部的會員。

廣告

那種英式會所,你曉得,裏面有深紅色的皮梳化,牆上掛着重彩油畫,地下是上好的木質地板與花樣繁複的地毯,桌球室與圖書館樣樣不缺,雪茄砵酒白蘭地常備,戴着白手套的侍者無聲穿梭於優雅沉靜的貴客身後。

恩格斯不只是曼城其中一家最高級的會所成員,甚至還因為他優秀的協調能力,一度擔當它的主席。維多利亞時代紳士的另一項標準運動是獵狐,恩格斯乃箇中高手,他的馬術備受讚賞,總是一馬當先,以其開闊的視野及靈敏的判斷力取得上佳成績。

他曾在書信中辯解自己愛上這種高級運動的理由,說它是英國陸軍機動作戰能力的基礎,掌握了它的秘訣絕對有助於未來的武裝革命。恩格斯不止喝香檳,美酒之外,他還喜好美食。在寫給馬克思一封信裏頭,他投訴過自己調製龍蝦沙律的精妙手藝在過去半年裏頭因故生疏,令他十分遺憾。

共產主義鬥士可以喝香檳吃龍蝦嗎?為甚麼恩格斯不聽習主席的話,做個「艱苦樸素」的樣辦?這算不算是表裏不一?他的生活方式是不是違背了他的學說?

 

(左膠食大餐之二)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