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珠峰生命女戰士

2015/10/6 — 12:53

Jennifer在珠峰馬拉松在女子組跑第三。

Jennifer在珠峰馬拉松在女子組跑第三。

其實我重拾將近廿年沒有怎麼做的跑步,都是由她啟發。她是誰?她就是剛於昨日勇奪全世界最高馬拉松女子組(外國人組)第三名的Jennifer張思縈。

她從5364米的珠峰大本營起跑,起跑時氣溫為零下,又滿地冰和碎石,沒有陽光,寒風刺骨,臨衝線前她更不忘拿出香港特區區旗,最後總共用了9小時06分完成賽事。

在全世界最高的賽道跑馬拉松,真的是非同小可。

在全世界最高的賽道跑馬拉松,真的是非同小可。

廣告

老實說,我完全幻想不了在這等具挑戰性的賽事裡跑馬拉松需要甚麼心理質素,因為我連普通馬拉松也未跑過。但是,我還是被她感動了。因為她不是為了自己跑,這樣勞師動眾,又要抵受嚴寒天氣和高地缺氧問題去參加賽事,都是為了尼泊爾今年地震震央Gorkha的學校重建籌款。

廣告

與她結緣很是玄妙,還記得那是2014年的4月,我正身處尼泊爾博克拉的兒童之家。一天,院長Amrit跟我說會有一些香港人來拜訪。可是午後,我卻突然感到不適,在房間裡睡覺之際,Amrit便敲門說那些香港人到了。我打開門一看,就是Jennifer和她的三位朋友。那次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大家就很多兒童之家的事情,以及她們作為香港不同界別社工的經驗和看法作出討論。她們逗留了個多小時便走了,此後,我也淡忘此事。

今年7月,就在我剛從尼泊爾回來香港當天,她發了一封電郵給我,詢問我是否需要甚麼幫忙。

過了三個星期,我出席立場新聞的博客聚會,遇上康宏主席兼馬拉松發燒友王利民,我介紹自己為阿Pink時,他突然驚訝地回應一聲:「阿Pink?我認識你!」「噫?難道我從前做財經記者時訪問過你?」他說並非如此,是因為Jennifer跟他提起過我,說要替我們的尼泊爾重建項目籌款。

由於之前忙於在尼泊爾賑災,也沒有留意到五月時有一宗港人在北極跑馬拉松奪季軍的新聞,原來那人正正就是與我有一面之緣的Jennifer!再約了她在長洲小島見面,看着眼前這個沒有翼,沒有特異功能,也沒有印上北極馬拉松季軍跑手的女子,聽她訴說北極和跑步的故事,我不由心生佩服。

還記得她說,在北極零下40度跑時,如果跑得太熱出汗了,汗水會立即結冰,但跑得太慢,又會流失體溫。冰天雪地之下,每一步都給積雪掩至膝蓋,因此如何控制跑速才是竅訣。而且她十分幸運,不如部份跑手般凍得出現凍瘡。我聽着聽着,心裡暗叫:「我的天啊,這不是非一般人能應付的情況,即使是職業馬拉松跑手,也未必一定應付得來。」

Jennifer來長洲小店探訪我。

Jennifer來長洲小店探訪我。

是甚麼令她堅持下來,吃着止痛藥也要支撐下去?原來她去跑北極馬拉松是要鼓勵她工作的戒毒會會友,而她在北極跑12個圈,也令她體會到院友們在戒毒期間的那份孤獨無援。

在北極跑馬拉松,面對的就只是前方的白茫茫而及自己。

在北極跑馬拉松,面對的就只是前方的白茫茫而及自己。

Jennifer從北極回來後受傳媒追訪:http://goo.gl/1UdnC5

後來發現,原來她是最近幾年才跑馬拉松的,一如王利民,雖然他跑過南北極和撒哈拉的馬拉松,卻也是從40歲才開始,他說:「沒有甚麼是沒有可能的。」

早前接受王利民的節目「利緣茜街」訪問。

早前接受王利民的節目「利緣茜街」訪問。

我想,其實中學時代我也是長跑好手,很明白跑步不主要是體能,更多是意志。不過中學過後已有多年沒有跑,除了2007年的參加過一次十公厘的渣打馬拉松後,便主要集中於做瑜伽。現在不能輕易再開始跑,都是因為人的惰性。不過,經過一輪沉澱後,某天晚上,我便走到室外運動場跑。其後數天大清早,也堅持起床去跑步。某天興之所至,更圍着長洲跑了十公里。跑着跑着,又重拾了從前跑步的樂趣。

其實最難的,往往是開始時如何踏出第一步。多謝你Jennifer!

平時沒有偶像的我,已把這位生命女戰士封為偶像,如果大家也想追蹤她的跑步歷程,請到她的Facebook 專頁:Everest Marathon Fundraising

Jennifer用了7小時6分6秒完成北極馬拉松。

Jennifer用了7小時6分6秒完成北極馬拉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