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班長的矛盾

2017/4/9 — 15:39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吃晚飯的時候,發現阿仔心情好得很。我問他,發生了甚麼事,讓他開心成這個樣子。原來老師選了他做班長。

「咁點解做班長會咁開心呢?」我問。

阿仔一時間又答不上來。

廣告

「咁做班長有咩好處呢?」我又問。

這時阿仔倒第一時間答我:「做班長可以摘人名!」

廣告

人性是喜歡自己有權力,就連小孩子也不例外。阿仔還未做班長之前,我也聽過,他說他如果做了班長,要摘阿邊個邊個同學仔名之類的說話。我那時跟他說,又果有天你真的被老師選做班長的話,你要記住你的責任,是要服務你的同學,而不是在同學面前顯示你「好大權」,可以作威作福。

那時他點頭示意明白,但我也知道,這個六、七歲的小朋友,根本理解不到我這個老豆在講甚麼鬼道理。

「仔,你知唔知班長摘同學個名嘅目的係乜嘢?」我又問。

「知,因為同學嘈同曳囉。」阿仔答得爽快。

「我唔係問點解要摘同學名呀。」我說:「我係問,摘名嘅目的係乜呀。」

阿仔皺了皺眉,好像想不通:「摘咗名,交俾老師,然後等老師罰佢地囉。」

我知道問題來了:「咁照你所講,即是話,摘同學名嘅目的,係要佢地俾老師罰。係咪咁?」

阿仔連忙搖頭。

「班裡面嘅同學仔好多係你嘅朋友嚟㗎喎。」我說:「咁你想佢地俾老師罰咩?」

阿仔繼續搖頭,但思維似乎也被我搞亂了。

「仔,你終於做咗班長啦,咁你仲係咪覺得鐘意摘人名呢?」

阿仔顯得很疑惑。我估,一方面他很期待擁有權力的快感,而「摘名」正是證明自己擁有權力的動作。另一方面,他也意會到,當他要透過行駛權力去讓自己得到快感的同時,會讓自己的朋友仔受罰。這種矛盾,他大概從沒有想過。

小時候,我也曾經好想做班長。跟阿仔一樣,想做班長的原因也只因為可以摘同學仔名,讓自己過一過「權力」癮。小班長努力的摘呀摘,心裡過癮之餘,其實有否想過自己,決定自己去摘一個同學仔名之時,自己是否公正?又或者至低限度,嘗試去做得公正?多年來老師都會為小孩子選班長,但有沒有認真跟進過,做班長,是要服務同學,而不是利用那丁點兒的權力,去讓自己得到快感?

「摘名嘅原意,係希望透過呢個制度,去維持班裡面嘅秩序。」我跟囝囝說:「維持秩序係目標,摘名只係手段。」

阿仔聽到一頭霧水。

「OK,換個方法講啦。」我知我講得一塌糊塗:「知唔知點樣先係最叻嘅班長?」

阿仔搖了搖頭。

「最叻嘅班長,應該係維持到秩序之餘,卻又唔駛點摘同學仔嘅名…」我說。

「得㗎咩?」阿仔問。

「得㗎,但係要用心囉。用心諗好辦法,用心去對同學仔。」我的腦袋,忽然轉了往成年人的世界裡。

*****

幾星期前,我帶囝囝參加他一個同學的生日會。

生日會上,我發現有一個男孩子,很不受其他同學歡迎。我想雖算不上是欺凌,但頗肯定是被排擠了。

派對之後,我問囝囝:「那個孩子是誰?為甚麼個個同學都不喜歡他?」

「你講XXX?」囝囝說:「佢咪係上一任嘅班長囉。個個都好憎佢㗎,佢成日都亂摘人名㗎。」

這大概就是人性。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