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環保不是離地理念 設計師張瑋晉與 KaCaMa 從日本考察歸港

2017/7/10 — 6:00

圖片來源:MaD Asia

圖片來源:MaD Asia

MaD Festival 2017 的國際年會將於 7 月 21 至 23 日假葵青劇院舉行。正如主辦機構 MaD (Make a Difference) 召集人黃英琦 (Ada) 指, 在這個三天的大型活動之前,其實早於今年年初已開展各項活動,其中包括首次舉辦的「創意產業工作作者亞洲交流計劃」,資助四組本地創意產業工作者,到亞洲鄰近地區考察,與當地「行家」結連,共同探索創意設計與城市發展的種種可能。

盛夏將至,各個隊伍陸續「學成歸來」,包括同樣支持永續設計 (sustainable design) 的香港設計師張瑋晉 (Kevin) 與設計師團隊 KaCaMa Design Lab。6 月 25日 MaD 舉行「社區連結」活動,以「給酷熱六月的酷設計」為題,邀請他們與公眾分享交流成果。

「大家是不是以為日本人都很環保?」Kevin 手持麥克風,轉轉眼珠子,問席上觀眾。他身穿深藍色寬袖闊袍,背面有兩點紅黃墨彩相會成圓,是和風味道。

廣告

Kevin 和大部分香港人一樣,對日本或多或少也有點美好想像,但他卻發現,城市的難題總避不過廢物處理。縱使他在東京看到一個個回收筒,但一場賞櫻節慶之後,翌早還不是垃圾胡亂堆積,沒有任何「分類秩序」可言,他形容「跟香港人逛完年宵差不多」。

廣告

春天的時候,他告別城市,到遠離東京的一條小村落——四國德島上勝町(Kamikatsu),尋找廢物處理的「桃花源」。根據《蘋果日報》旅遊籽報導,上勝町這個地方幾乎全是老人,但這群老人卻決定改變社區,共同「邁向零垃圾」,把區內八成以上的垃圾回收再為可用之物。Kevin說,上勝町簡直就是他心目中的「夢幻村」,村内中心放有 45 個回收筒供居民仔細分類,一個玻璃瓶能拆出塑膠小蓋、紙質包裝,各有其位、各具後用,人稍稍粗心也怕誤了「共業」。

他掏出一本 A4 大小、共有十多摺頁的冊子,拿在手裡一揚,介紹道:「每個進村的人也得先讀這冊,學習廢物的分類與程序。」他一笑:「我初到上勝町時,第一時間也要讀。」

在上勝町,Kevin 了解到,廢物回收要成功,硬件配套固然重要,但居民的合作亦不可忽略:「光是紙的回收分類已有四種,如雜誌紙、報紙等,價值各有高低。可是即使你用心分類好,整理出最貴的雜誌紙,只要有一後來者放點什麼髒東西進去,一下子其價值就歸零。」

合作的基礎很實際:「不要以為理念可以支撐整個回收事業,在上勝町,他們整個系統也很透明,每種廢物類別回收價錢多少也列在回收筒上。」他續說:「居民知道替地區政府賺銭,也就能將資源留在別的用途,最終得益的是自己。」

話說回來,上勝町走上回收之路,原來是非不得而。2000 年代政府指該處焚化爐污染物排放超出規定,但區內居民只有大概 1700 人,根本無力負擔興建新爐,故才有此一著。

回到自己在香港所住的「村落」藍屋,Kevin 眼下正挨家挨戶推廣廢物分類,並著手研究背後運輸、買賣等流程。他借鑑上勝町的經驗,想要在本地實踐社區回收:「藍屋是共住社區,相信是個較容易的起點。」

Kevin 帶走經驗、留下一些好玩的設計品予上勝町的居民。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設計系的他,曾利用廢物再造出種種新產品,例如以裝修公司丟棄的防水防霉牆紙創作錢包、膠樽製成獨特喇叭⋯⋯當地組織 Zero Waste Academy 一直聚集年老婦女,以舊錦鋰旗、和服再編識成造型怪趣的咕𠱸、美麗優雅的儲物袋,作手信出售。在是次交流中,Kevin 提議造傘。他看錦鋰旗大片大片的魚鱗重覆密鋪,認為它適合來作傘布:「做再造產品 (upcycling) 得看廢物材料、現有工具是什麼。」又想:「而且當地降雨量高,傘有用。」

Kevin 又設計了一款用上舊木、舊鐵的「姆指琴」,並教授當地人製作,之後更一起舉行音樂會!

「音樂是人與人之間最好的溝通媒介。」Kevin 不懂日文、當地人不黯英語,大家卻玩很十分高興,活動在翌日登上該區的報章。

永續設計除關乎物質產品外,也可以是生活方式與系統。KaCaMa Design Lab 亦到赴日本,學習三山市 (Miyama) 的「Smart Community」,以可再生能源帶動社會多方面改善的系統設計。

自 2011 年 3.11 大地震後,日本社會開始反思以核電為能源的潛在危機,日本政府亦於 2014 年開放電網,允許地區自己供電,不必倚賴大型電商。三山市位於福岡縣南部,人口不到 4 萬,與上勝町一樣面對人口老化問題,不過卻得天獨厚,每年平均日照時數逾 2000 小時。

於是,電力公司與三山市地區政府鼓勵民居設太陽能板,自己的電自己供之餘,居民更能以生產量賺取積分,繼而換取社區服務——例如讓人來幫忙換燈泡等瑣碎卻重要的事情。對電公司來說這是商機;地區政府也有得益,因為它也是電公司投資者;老人則希望日常生活能更方便。在太陽能發電科技與這電力買賣運作設計下,各方各取所需。

「要居民裝太陽能板不是麻煩,而是真的有經濟誘因,居民能得到自己需要的服務。」KaCaMa Design Lab 創辦人之一陳韻淇 (Kay) 指。

另一創辦人陳少華 (Match) 興奮插話:「所以我們覺得很深刻,看到從居民、商家,到政府皆在推動改變。」

原來「交換」不一定代表資本剝削、權力的不平衡。KaCaMa Design Lab 亦為日本帶來了一趟「交換之旅」。趁櫻花未落,他們在東京舉行「流動x單車x市集」活動,把一些本地産品例如充滿「香港味道」的咸魚醬送到代代木公園,跟遊人交換他們身上的隨身物品或心內故事。

「市集通常有固定地點,商場在那裡就是在那裡、每天逛的人大都差不多。我們想打破常規——或許也是在『還原』小販的行動模式,與人以物易物。」Kay 解釋。

Kevin 和 KaCaMa Design Lab 同樣支持、實踐永續設計。也許在不少人眼中,環保、回收、創意、社區建設都極「離地」,但他們在日本看到這些事業其實絕不是妙想天開,而確切能帶來利益、金錢,在現實裡真正能自足,達至「永續」。

錯過 Kevin 和 KaCaMa Design Lab 的分享,或者想了解更多他們的見聞和未來計劃,別要錯過他們接下來在 MaD Festival 國際年會的交流及開放工作室!屆時更邀請到 Zero Waste Academy 的負責人 Akira SAKANO 親身來港,與參加者一同分享她與村民如何實踐零廢的願景。詳情:mad2017.mad.asia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