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環遊世界,不如自遊香港!

2015/7/10 — 15:00

李明熙遠眺九龍全景

李明熙遠眺九龍全景

這幾年,香港社會的本土意識特別高漲,年青人都在高呼「我愛香港」,沒有絲毫面紅。香港的大小事物,例如老街小店、歷史建築,大家心裡特別有感覺。

偏偏每逢長假期來臨,大家的身體卻遠比嘴巴誠實。什麼「香港意識」、「香港身分」幾秒間就被拋諸腦後。人人捧著一式一樣閃令令的旅遊書,一窩蜂湧到香港國際機場,擠在顯示牌下指著目的地,擺起甫士自拍再自拍,抵達外地後又要在社交平台不經意地寫下一句:「終於可以離開香港了!」

潛台詞是,我終於可以離開香港這個鬼地方了!

廣告

香港夜景

香港夜景

廣告

任誰都知道,香港人最愛旅遊,但到大家選擇旅遊目的地時,心裡卻通常只有兩條金科玉律:愈遠愈好、愈危險愈有型。於是,有幸漫遊南美、歷險中東的有型旅人永遠最令人尖叫羨慕,天空之鏡、馬丘比丘是香港旅人的終極目的地;如果去不了那麼遠,那退而求其次,背起大背囊,暢遊歐美各國,到巴黎羅馬巴塞羅拿走一圈,應該也呃到不少 like;再不然,就往日本、韓國、東南亞、台灣,甚至返大陸吧!(排名絕對分先後呀大佬!)

總之,大好假期,沒有人會希望留在香港,白費光陰。

吳蚊蚊遊佐敦尼泊爾社區

吳蚊蚊遊佐敦尼泊爾社區

更遑論要在香港地旅行啦。無錯,三數十年前的香港人,就像我們的父母輩,曾經為「自遊香港」而甘之若飴。當年每逢假日,紅梅谷、西林寺、兵頭花園、九龍仔公園,準會擠滿一家大小在野餐,在郊遊。但多年過去,生於斯長於斯的我們,難道還未行厭這片土地嗎?

現在我們銀行戶口既有點錢(因為買唔到樓),當然應該搜羅機票,暢遊異國啦;難道要到金紫荊廣場、山頂、星光大道等「旅遊勝地」,跟大陸遊客、內地大媽埋身肉搏?

結果,唔知從何時開始,香港成為了香港人旅行的最後最後最後選擇——沒錢又沒假,就唯有留在香港吧。「離開香港才算得上放假」,也不知道成為幾多打工仔的職場信條。

不過,香港真的如大家所講,無處可去嗎?當然不是!重點只在於,大家是否願意用在外地旅遊的好奇眼光,回到起點,重新審視這片熟悉土地?

李明熙選擇單車自遊大嶼山及飛鵝山

李明熙選擇單車自遊大嶼山及飛鵝山

李明熙(阿熙)、Charlene Houghton、歐泳櫸(阿櫸)和吳蚊蚊(蚊蚊),四個向來熱愛往外跑的年輕旅人,闖蕩過外面很精彩的世界後,這一次留守起點,發起「自遊香港」,既學林一峰實踐「離開是為了回來」,也像陳綺貞重新反思旅行的意義。

Charlene 享受獨處思考的空間

Charlene 享受獨處思考的空間

於是,曾經用七個月一個人由德國踏單車回港的阿熙,選擇再踏上單車,登上飛鵝山,俯瞰香港景色,反思城市生活;至於熱愛運動的拳擊教練 Charlene,則帶齊裝備,到野外初嘗獨自露營的滋味,又在自然景色環抱下打功夫、看日出,欣賞不一樣的香港。

阿櫸入住青年旅舍

阿櫸入住青年旅舍

曾當旅遊記者、現在已身為人父的阿櫸,就重回昔日流連的摩星嶺青年旅舍,結識來自世界各地的背包客,跟他們把臂同遊,從他們的好奇眼睛認識香港;至於曾一連二百多天旅居西藏、尼泊爾、印度等地的蚊蚊,則住進佐敦的尼泊爾社區,與這個香港人甚是陌生的社群一起生活,事後她還發現這兩天的體驗,「就像當年在尼泊爾旅行一樣。」

吳蚊蚊結識尼泊爾設計師

吳蚊蚊結識尼泊爾設計師

是的,原來自遊香港,也可窺見異國。只要我們願意的話。

同樣地,只要我們願意發掘,在香港旅遊其實未必要如想像中那般刻板,它也可以裝載不同的可能性;只要我們願意想像,本地遊絕對不限於「金紫荊留影」和「星光大道打手印」,也可包括「潛水探秘」、「廢墟遊蹤」等一連串奇幻旅程。

歐泳櫸與旅舍朋友遊香港

歐泳櫸與旅舍朋友遊香港

當然啦,聽了那麼多,你依然可以繼續將「自遊香港」視為「沒錢沒假」的無奈選擇。但與其如此,何不換個角度,將它視為對香港——這個我們似乎無比熟悉的家園——的重新發現?

這幾年,年青人喜歡談論本土意識,又高呼「我愛香港」、「我是香港人」。那麼香港人你願唔願意付出長假,重新認識你所愛的香港?本土意識,點解唔由本土旅遊開始?

文:麥邊
圖:香港電台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香港故事 ── 自遊香港》邀請來自不同範疇的嘉賓,與四位熱愛旅遊的節目主持(李明熙、Charlene Houghton、歐泳櫸和吳蚊蚊)一同擬定另類本地旅遊路線,重新審視本土,認識家園,再度發現香港。第一集【自遊記】將於 7 月 11 日(星期六)晚上 8 時至 8 時 30 分在港台電視31 及亞洲電視本港台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應用程式 RTHK Screen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敬請密切留意。

 Charlene 首次獨力紮營

Charlene 首次獨力紮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