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留白的地圖

2015/2/22 — 21:45

網上圖片 (History Research Guide by Boston University Student)︰Salviati World Map

網上圖片 (History Research Guide by Boston University Student)︰Salviati World Map

有這樣的一幅地圖。

整個美洲新大陸,只有東岸的概略,後方的內陸,一片空白。留白之處,佔了幾近半幅地圖。

這幅地圖叫薩維亞提世界地圖 (Salviati World Map),繪於 1525 年,正值歐洲人發現美洲新大陸不久。特別之處,正是一大片空白,任何人看到這地圖,免不了要問,那邊還有甚麼?一片無知的空白,向人們招手。

廣告

在《人類大歷史》一書中,作者 Yuval Noah Harari 說,歐洲人探索美洲的經驗中,心理上出現大突破,承認自己的無知,知道自己之不知,看到地圖的空白,引發好奇心,繼續探索。

承認無知,也同時代表,當時神權與君權建構的世界觀,那種全能全知的權威,不堪一擊,也是思想上的巨大衝擊。另一邊廂,東方諸帝國,自以為已掌握一切,不假外求,對世界缺乏好奇心,如當年鄭和下西洋,船堅炮利,航海技術遠高於同期歐洲人,但沒有持續探索的動機,發現不了新大陸,正是中世紀東西方文明發展轉捩點。

廣告

歐洲人征服新大陸,當然是著眼空白地圖處那些無限的財富。《人類大歷史》作者認為,及後歐洲人知識與財富幾何級數增長,令工業革命與資本主義成為可能,「承認無知」,正是關鍵之一。

學習,也類同。如何提起學習興趣,從來是老師的教學難題、家長的頭痛問題。

很顯著的一部分人,不只對學習無興趣,基本上對任何事物皆無興趣,說不出自己的喜好,沒有好奇心,沒動力去了解事情。

行為心理學家 Chip Heath 謂,人們追求知識之心,源於知道自己之不知。但是,人們要有了基本的知識,才會有決心去了解事物。如果連自己不知什麼也不知道,根本不會有好奇心,難以提起興趣。 “Curiosity implies a pre-existing knowledge base, if we don’t know what we don’t know, we cannot be curious.”

再者,人是反叛的動物,我們最相信是自己,人家送過來東西無價值,自己發掘的東西才是最美妙的。學習亦如是,老師與家長能做的,不是灌輸什麼,只能提供一個環境,鼓勵年輕一代追尋自己喜歡的東西。自己尋獲的,才會珍惜,才會有滿足感;然後,才知世界之大,知自己之不知。

當老師,自問願望很卑微,未必能教懂一些甚麼,懂過,也可能很快忘記,但若能展示有很多東西你不懂,告訴你世界有太多東西未曾知,就如這張薩維亞提世界地圖的空白之謎,等待你追尋。我想,知道自己不知道,是一個重要的起步點,是不斷尋索的永恆動力。

***   ***   ***

(本文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加長版。)

連結:潮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