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畢業贈言:你們曾經就讀的學校

2017/7/6 — 18:17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每次學生畢業,我都會分享以色列詩人的這一首詩。畢業了,學校變成了母校,變成了那個漸漸遠去的青澀記憶。二十年後,當你們經歷更多,有了無數的挫敗和失意時,我希望你們會發現,曾經在學校裡學習過的是如此之少,卻又如此之多。匆匆六年,辛苦背誦過的知識或許會被忘記,或許在時光的另一端會被提回來,像我這樣事隔十多年又回到中學的課本裡去。然而,我希望你們懂得,增長了的智慧會一直保留在你們心裡。智慧不一定會令你飛黃騰達,不一定令你一生平安,可是它會讓你們真正理解這個世界,那些無盡的苦難、古老的惡意和藏在盒子裡最角落的,愛與慈悲。

我曾經就讀的學校

耶胡達‧阿米亥(李以亮 譯)

我經過小時候就讀過的學校

我在心裡說:我在這裡學到某些東西

而沒有學到另外一些。一生中我徒勞地愛著那些

我不曾學到的東西。我被知識充滿,

我懂得關於智慧樹開花的全部知識,

它的葉子形狀,根系作用,害蟲和寄生蟲。

有關善惡的植物學方面我是行家,

我仍在研習它,我仍將繼續我的研究直到死去那一天。

我站在學校的建築附近並向裡面望去。這是我坐著

學習的教室。教室的窗戶一直都

敞向未來,而在天真的年齡我們曾以為

從窗口看到的不過是風景。

校園不大,鋪滿巨石。

我記得我們倆走近那些

搖晃的台階附近時

有過短暫的騷動,那騷動

即是一場偉大初愛之始。

如今它還存在,超過我們,像在博物館裡,

像在耶路撒冷的任何別的事物。

去做一個知識分子,而不是一個成功人士;保守你們流淌熱血的初心,即使異境如何冷酷;以同理心去看待他人,而不只是同情;可以悲傷、可以任性,不必強顏歡笑、不必奉承,可是請為生命負責。你們曾經讀過的這所學校在世上毫不特別,就像詩人心目中的「校園不大」,它曾經在你的生命裡佔據那麼一個短暫的片斷,但願以後在你的心裡,何時何地,它會化成一塊縮到最小最小的平安符,一張從少時的床頭保存到遙遠未來的,那最破最舊的捕夢網。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