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你遇到曾經被熟人、朋友、家人、師長性侵害的人

2017/5/11 — 8:3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如果有一天,你遇到這樣的人,請你盡力去理解與陪伴她,而不是對她加上不友善或者是仇男的烙印。因為她只能依賴自己的力量,慢慢的從洞裡走出來,也可能一輩子都無法走出來。

你要聽聽這些人的聲音嗎?我所指的這些人,是曾經被熟人、朋友、家人、師長性侵害的這些人。案發時立刻說,家人不會相信,案發很久才說,家人說,你怎麼不早說。他們沒有證據,所以司法上不能救濟,貞操、恥辱、誘惑等等的名詞,一輩子讓他們覺得生氣。他們是這麼說的:

1. 女校結束以後,從大一開始,同學就會認為我很跩、很不容易親近。但是他們並不知道,其實我真的很怕男生,不想要和男同學有任何互動。可是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很害怕。

廣告

2. 我會想要依賴一個人,然後把自己的秘密告訴他。有時候,會有學長或同學想要安慰我,在聽完我的秘密以後告訴我,「接近你,只是因為覺得你很可憐」,我得小心翼翼,因為你會分不清別人是真的喜歡你,還是同情你。

3. 我會希望每堂課都有認識的好朋友陪我,但不是每個人都會選修一樣的課,好友會覺得受不了我的不安全感,然後疏遠我。

廣告

4. 我會害怕和男同事或主管單獨坐在同一台車上,縱使我知道他不是壞人。在車上,我會超級安靜,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說、該怎麼回應。

5. 我會害怕任何燈光閃爍的、有煙味的、有酒味的、有吵雜聲音的地方,所以我不太能去KTV、熱炒店、夜店,因為這樣的選擇,我曾被主管念,這樣子很不合群,很不好。報告主管,我真的很想去,但是我害怕。

6. 因為不想看到他,我會想要拒絕所有親戚的節日邀約,然後再被我親愛的家人碎念,說我這樣的行為很不好。

7. 因為害怕親密關係,我去過好多間婦產科,不管是哪個醫生,給我的答案都是,你現在的狀況已經不是生理上的問題,你得從心理面去著手,可是我卻不知道從何著手。

8. 當我好不容易信任一個人,跟他交往,我害怕親密關係,更害怕讓他知道過去。因為有人曾經告訴我,被碰過以後,這樣很髒。

9. 聽過故事的人,會說要幫我主持公道,但是他們的說法都是,要懲罰破壞我貞操的人。可是,貞操是什麼?貞操能吃嗎?我在意的是被侵犯,不是在意貞操,到底他們懂不懂我?

10. 我一直在心理諮商,但是沒有任何辦法解決我現在的困境,家族聚餐依舊還在,那個人也會一直和我在同一張桌子,若無其事的。然後我的眼神只能盯著盤子內的食物,因為抬頭就會看到不想看到的畜牲。

這兩週以來,你厭煩了這些相關的討論嗎?對不起。關於這件事,我們必須要經常討論,而不是當作一個新聞事件而已。從生活上、感情上、工作上,被害人一直遇到很多誤解,政府不會發一張受害者證明書給他們,履歷表上也沒有這一格可以填。當然,其實就算有,被害人也不敢表態。

請不要對於性侵害議題厭煩。因為對於這些人來說,日日夜夜的折磨,才是真的令人厭煩,而他們,經常找不到出路。就像被火燒過一樣,會好,但是永遠疤痕都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