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生育變成生意

2017/5/2 — 18:43

在澳洲,接受體外受孕療程的40歲以上婦女的人數,相比十年前大增了兩倍。

在澳洲,接受體外受孕療程的40歲以上婦女的人數,相比十年前大增了兩倍。

【文:梁邦妮;圖:香港電台】

很多婦女非常渴望有小朋友,但奈何因種種因素而不能懷孕;部分婦女因而選擇花一大筆錢,光顧輔助生育公司或診所。在澳洲,輔助生育行業發展得非常蓬勃,當中體外人工受孕療程更加變得商業化,每年收入高達數十億港元。但龐大的市場卻給三家助育公司壟斷,他們的經營手法被人形容為「只求利潤」。每當有問題出現,顧客不但難以獲得賠償,更要付出大量金錢和時間,還可能對健康及精神構成壓力,甚至有性命之虞。

羅柏諾曼教授於30年前開發了很多生育技術,例如卵子冷藏技術。但他不認同今時今日輔助生育行業過份商業化的經營手法。

羅柏諾曼教授於30年前開發了很多生育技術,例如卵子冷藏技術。但他不認同今時今日輔助生育行業過份商業化的經營手法。

廣告

輔助生育行業在澳洲是一門大生意,三家大公司佔了體外受孕療程服務的八成市場,其中兩家為上市公司。根據其中一家公司的年報顯示,「體外受孕週期」為公司的重要績效指標,包括一年間該公司做了多少個「體外受孕週期」、每個週期帶來多少盈利、每位生育專家做了多少個週期等等。如果公司做到越多個「體外受孕週期」,賺到的利潤便越多。那麼如何才能做到最多「體外受孕週期」呢?

廣告

靠「失敗」的營利模式

根據行業提供的數字,43歲或以上的女士,用自己的卵子受精,成功生到小朋友的機會率只有3%。於是,這班婦女往往視體外受孕療程為她們懷孕的最後機會,於是押注一切希望,而助育公司就以商業手法把這些希望轉換成最大的利潤。

婦女每次接受體外受孕期間,每天都要注射激素以刺激排卵。

婦女每次接受體外受孕期間,每天都要注射激素以刺激排卵。

過去十年,在接受體外受孕療程的顧客當中,40歲以上婦女的增幅最大,人數是十年前的三倍。澳洲的助育公司堅稱只要一直嘗試,接受體外受孕療程是成功生育的不二法則。所以,當一次受孕週期失敗,助育公司必會建議婦女再接受一個新的週期,周而復始。因此,有接受過療程的婦女認為,這是一個依賴失敗來賺錢的行業。

助育附加產品  實為市場推銷

雖然體外受孕療程聽起來簡單,但是渴望懷孕的婦女需要長期服用一大堆助育藥物,對身心的影響就難以言喻。在每次接受體外受孕期間,婦女每天都要注射激素以刺激排卵。助育公司還向顧客推薦五花八門的附加產品,例如一種俗稱「胚胎膠水」的培養液,聲稱有助胚胎植入子宮。但有行內人士指出,這些助育附加產品根本未得到實驗證明,助育公司賣這些產品給顧客是純粹是為了滿足市場推銷的需要。

衛絲非常渴望當母親,她在年半內已接受了六次體外受孕療程,花了最少四萬澳元(約23萬港元),但每次療程都只帶來失望。

衛絲非常渴望當母親,她在年半內已接受了六次體外受孕療程,花了最少四萬澳元(約23萬港元),但每次療程都只帶來失望。

身心折磨 人生低谷

《色謎睡美人 (The Sleeping Beauty) 》的導演茱莉亞.李 (Julia Leigh),正是眾多接受過體外受孕療程的過來人之一。她寫了一本書名為《Avalanche (雪崩)》,記錄這段恍如永劫不復的痛苦經歷。她一共接受了六次體外受孕週期療程,並花了不少金錢購買如「胚胎膠水」的助育產品及接受附加療程,期間更需要壓抑自己的免疫系統,但最終還是沒有成功懷孕。她形容那段時間對身心造成很大的折磨,也是她人生的最低潮。助育公司游說她進行第七次療程時,在她妹妹的勸說下,茱莉亞終於決定放棄,但她沒有因此而鬆一口氣,因為她的身體及精神已經沒辦法恢復到進行療程之前的狀態,情況就好像完全輸了給這個療程一樣。

電影導演茱莉亞著書記錄她接受體外受孕療程這段恍如永劫不復的痛苦經歷。

電影導演茱莉亞著書記錄她接受體外受孕療程這段恍如永劫不復的痛苦經歷。

茱莉亞說,在接受體外受孕療程前,她只有聽過成功例子,沒有人提過失敗的個案,但結果自己因此墮入人生最艱難的低潮。

茱莉亞說,在接受體外受孕療程前,她只有聽過成功例子,沒有人提過失敗的個案,但結果自己因此墮入人生最艱難的低潮。

另一位42歲婦女衛絲.露歌高 (Grace Lococo) 也在年半內花了最少四萬澳元(約23萬港元),進行了六次體外受孕療程。她說助育公司從來沒有提過她成功懷孕的機會是這麼低,只是不斷強調她還有機會。28歲的卡莉.李 (Carly Lee) 則因為患有多囊卵巢綜合症而影響了自然懷孕的機會,於是光顧輔助生育診所。她接受體外受孕療程時,診所告訴她兩個月內就會懷孕,令她充滿希望。但當她屢次受孕失敗後,助育診所安排她接受全面刺激體外受孕療程,採用更高劑量的激素,結果引致她的子宮嚴重腫脹,每次她坐下或呼吸時都感到很大的痛楚。

患有多囊卵巢綜合症的卡莉在助育診所安排下接受全面刺激體外受孕療程,使用更高劑量激素,引致她子宮嚴重腫脹。

患有多囊卵巢綜合症的卡莉在助育診所安排下接受全面刺激體外受孕療程,使用更高劑量激素,引致她子宮嚴重腫脹。

助育診所當初告訴卡莉兩個月內便能懷孕,令她充滿希望,更儲下大量嬰兒衣物。

助育診所當初告訴卡莉兩個月內便能懷孕,令她充滿希望,更儲下大量嬰兒衣物。

多種風險   重可致命

羅柏.諾曼教授(Rob Norman)研究了多種生育技術,他不認同助育公司的做法,他表示卡莉的情況最嚴重可以致命。有研究顯示過度的激素刺激可能會造成凝血、宮外孕、流產及胎死腹中等多種風險,就算婦女成功誕下嬰兒,嬰兒出生後首月的夭折率亦比正常高出一倍。英國一項涉及25萬名女性的大型研究亦發現,曾接受輔助生育療程的女性,比一般女性有多三分之一的機會患上卵巢癌。

澳洲生育協會主席兼助育公司前董事米高卓文教授指出,助育公司大都在顧客要求下,才將附加助育產品和療程服務出售給她們。

澳洲生育協會主席兼助育公司前董事米高卓文教授指出,助育公司大都在顧客要求下,才將附加助育產品和療程服務出售給她們。

澳洲生育協會主席兼助育公司前董事米高.卓文教授(Michael Chapmen)卻否認業界有這些失德行為。他說助育公司大都在顧客要求下,才將額外的助育產品和療程服務出售給她們。他指出,直至婦女不再排卵或產生很差的胚胎,又或者婦女不能再承受當中的精神壓力,這樣才會宣告體外受孕療程失敗。

羅柏.諾曼教授則認為,婦女一旦展開了體外受孕療程,她們就像踏上了不會停止的跑步機一樣,難以自拔。他指出,很多接受體外受孕的婦女其實一開始就不一定需要進行療程,婦女只要仔細記錄經期時間或者進行誘導排卵,已能起一定作用。

羅柏諾曼教授認為,婦女一旦展開了體外受孕療程,她們就像踏上了不會停止的跑步機一樣,難以自拔。

羅柏諾曼教授認為,婦女一旦展開了體外受孕療程,她們就像踏上了不會停止的跑步機一樣,難以自拔。

--

香港電台外購節目《危機潛藏》,細看日常生活中的衣食住行,不難發覺周遭均有潛在危險的物質或不恰當的處事手法,小則引起人身體不適或社會日常運作出現混亂,大則招致死亡。一連十多集的紀錄片將由醃製食物、含氟牙膏、止汗劑說起,探討當中的利與弊及使用這些東西和置身其中的潛在風險。本集「輔助生育服務」將於5月3日,星期三晚上9時於港台電視31及31A播放,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