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身體與店連結,我便是個舞蹈家

2015/5/15 — 16:20

麥曦茵作品《Eleven to Seven》
YouTube 截圖

麥曦茵作品《Eleven to Seven》
YouTube 截圖

今天下班後,去了便利店看我個 friend 表演。

因為已經夜深,店內無一個客人。巧克力與薯片好像蓄勢待發的軍團那樣,一絲不苟地排列停當。近門口處是收銀櫃台,櫃台後面是香煙架,排列著各種牌子種類的香煙。

「準備好了嘛?」站在收銀櫃台後面的他說。

廣告

「準備好。」我的右手握著手機,調好計時功能。

「那來吧!」

廣告

我吸一口氣,然後開始計時,同時說:「軟盒紅萬。」

他隨即輕輕作一個 360 度轉身,回過頭時一盒軟盒紅萬已「拍」一聲的安放在櫃台上。

「多少?」他問

「零點八秒。」我心悅誠服。「神乎其技。」

他中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便是在這便利店工作。數起來至今已經幹了有七年。七年來一直在同一家便利店幹活,在香港恐怕是絕無僅有的事──在香港你有太多轉工的理由。人工不夠高,老細乞人憎,假不夠多,學唔到野,諸如此類。然而這些念頭從沒能打進我個 friend 的思想宮殿。別說是轉工,就連換一家便利店工作,他也老大不願意。

「不會覺得無聊或者甚麼的?」我問。

「你會對自己日日用同一副身體感到無聊嗎?」他答。

五年過去,這家店的每一尺每一寸,雪糕櫃的拉門,熱水機的水龍頭,都已經成為他身體一部份。客人想要甚麼香煙,他回頭一伸手便拿來,不用看也不用思考,簡直就像屈曲手指那樣容易;入貨、補貨好比新陳代謝;掃瞄器掠過條碼發出嘟一聲,收銀機打開時咔嚓一響,則像他的心跳。嘟嘟、咔嚓。嘟嘟嘟、咔嚓。嘟嘟、咔嚓。嘟嘟嘟、咔嚓。在這家店,他找到他的節奏。工作時他彷彿可以感覺到好像生命之流那樣的東西,鮮蹦活跳在店內流淌。從一個貨架走到另一個要五小步,從汽水櫃挪移到雜誌架要三大步。看他在便利店內靈活游移,你會有種錯覺,以為自己不是在便利店而是在劇場,看的不是店員執貨而是一場現代舞。

「所以我不會想離開這家店,你明白吧!」他閉起雙眼微笑,看起來非常幸福。「當我的身體與這家店連結,我便是個舞蹈家。」

「離開這裡,我甚麼都不是。」他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