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這地球沒有貓:活得精彩 結尾切勿流眼淚

2016/8/8 — 12:57

《當這地球沒有貓》海報

《當這地球沒有貓》海報

【文:陸子瀧】

有一些電影看完後會令人感動流淚,令你不自覺為主角的經歷扎心;有一些電影觀賞後則會令人感到一種淡淡然的哀愁,然後你會開始反思自省。

《當這地球沒有貓》這部電影屬於後者。這不是一部單純的科幻愛情片,藉著主角離奇的經歷,導演想讓觀眾思考生命的意義,令我們反思人生在世,到底何者重要,有什麼是值得我們珍惜記念。

廣告

前言說完,進入正題。今天要說一個絕症病人和惡魔作交易的故事。患有末期腦腫瘤的郵差先生 (佐藤健飾演)就快要告別這個世界,正當他灰心絕望之際,和他模樣相同的壞蛋蛋惡魔出現了,並向他提出交易。

廣告

「只要讓世界上的某樣東西消失,你就可以延長一天壽命!」面對著這個續命機會,郵差當然無法抗拒。「咁整走梁振英得唔得呀?」好多香港人可能會這樣提問。可惜,世事並非那麼理想,惡魔擁有話事權,去決定什麼東西應該消失或存留。

第一次,惡魔清除了電話。沒有什麼大問題吧?大不了飛鴿傳書,大不了不玩Pokemon Go。但對於男主角來說,電話是他和前度(宮崎葵飾演)得以相戀的橋樑,沒有電話,兩人便無法相識,墮入愛河,相關的回憶亦會隨之消失。縱然此情不再,但那些傾心吐意的時刻、那些愉快的拍拖時光,都是令人無限回味的經歷,這些回憶彌足珍貴,豈能輕易割捨? 

在目睹女主角不認得郵差的慘況後,場外的觀眾或許也會有所醒悟。人與人之間的相遇原來有多玄妙,少了某一個契機,改變了一個抉擇,今天你與我便可能是陌路人。正因為情誼難得,所以才值得珍惜。這大概是導演永井聰想帶出來的其中一個啟示吧。

第二次,惡魔消滅了電影。這次,主角失去了友誼。因為電影的出現,他才結識到好友達也 (濱田岳飾演)。兩人都是電影發燒友,每一次見面,達也都會推薦一套電影給主角。由差利的《Limelight》到南斯拉夫的《Underground》,旁人或許會對他們的對話內容感到沉悶,但他們卻談論得興致勃勃,欲罷不能。

隨著影視店變成書店,達也不再記得他是主角的好麻吉。在影碟消逝的一刻,筆者也莫名其妙地感到痛心。物件本身沒有價值,是人賦予了物件生命,令它們變得有意義。老舊電影未必所有人都懂得欣賞,卻蘊涵著兩人成長的一點一滴。

第三次,惡魔要奪去鐘錶。由於郵差的爸爸是做鐘錶修理,抹掉了記錄時間的工具,不少父子之間的寶貴記憶也會順帶失去。最後,惡魔要帶走的是貓。那些和母親共同撫養愛貓的溫馨片段以及陪伴他多時的好夥伴「椰菜」亦將要化成虛無。

失掉了愛情,友情和親情,這樣殘缺不堪的生命值得繼續延續嗎?主角最後有沒有把握機會向惡魔說不?我不在這裏劇透了,大家不妨入場尋找答案。

總括來說,這部電影拍得感人而不煽情。你不會找到灑狗血的劇情和賣弄激情的配樂,導演在不少位置上選擇留白,為觀眾保留反思空間。這點值得一讚。另外,比較有趣的是電影中的男女主角都沒有名字,這似乎是原著小說作者川村元氣的悉心安排,務求令觀眾有更強的代入感和想像空間。

最後不得不提的是,川村元氣肯定對王家衛的《春光乍洩》情有獨鍾。所以故事也有在伊瓜蘇大瀑布取景。請大家一定要留意這幕場景,是電影中的 must watch scene。突如其來的意外讓宮崎葵深悟生命無常,在大瀑布旁邊,她高聲吶喊:「我要生命活得精彩!」

何謂精彩?每個人的想法也許都不一樣。在有限的生命當中,抱緊你所珍重的人和事,帶給別人幸福,也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如果人生是一根火柴,我們可以着眼於它生命的短促,但同樣地我們也可以聚焦於它的光芒,那瞬間的火花可以照亮另一根火柴,同時亦帶給人溫暖。正在燃燒的火焰生命雖短暫,但卻燦爛耀眼。是的,就讓我們努力活著,然後不枉此生。



作者簡介:政治太複雜,愛情太混亂。為了消除政治智障,促進浪漫主義,讓我們一起來研究這人生兩大課題。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