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這地球沒有貓:消失的記憶

2016/8/1 — 11:00

如果有一天,貓突然都要消失了,那會是個怎樣的世界?貓痴的我,當然不敢想像。誰能狠下心腸,要貓消失?沒有了貓,世界又會產生怎樣的改變?《當這地球沒有貓》的提問,大膽有趣,有時候,真的無法不佩服日本人的創意。看電影,只需要問對一個有想像力的問題。

消失的記憶

原來,作品本出自川村元氣之手,難怪這麼天馬行空。電影改編自小說,川村是小說的作者。川村參與製作的電影,《告白》、《電車男》等等,都是賣座保證,香港人不會陌生。

廣告

故事中的男主角,是個年輕郵差男,生活平凡,怎知突然患上了末期腦腫瘤,隨時會死。如果自己快死了,你會選擇如何度過餘生?要環遊世界,還是向心儀女生表白?這種題材的作品其實不少,不過,這部電影有趣的地方,是主角可以和魔鬼交易,讓世界消失一樣東西,換取生命延續一天。

每一件東西消失,與之相關的人際關係,也會隨之結束。因此,貓的消失,其實並非電影的真正主軸,而是從物的逐一消失,反思物與人、得與失、生與死的關係。

廣告

從消失到存在

電影從面對死亡,討論生存的意義。郵差男剛得知患病,沒有呼天嗆地倒聲痛哭,竟然還在想差一個印花,就夠換禮物,讓觀眾失笑。但我們不也是這樣的嗎?我們困於無數瑣碎、毫不重要的事情中。不知為何而活,也不知道自己正在做的事,有什麼意義。我們漫不經心,毫不在意,任由時間在指間溜走。但消耗時間,其實就是消耗自己的生命。

接著電影以事物的「消失」,反過來尋找它們的存在意義。電話、電影本身其實沒有價值,是它把我們的情感連結、帶來人們的每一次相遇,才有價值。逛街突然聽到一首熟悉的歌,勾起百般滋味;兩個人因為臭味相投,愛電影而相識;因為煲電話粥,成為深交密友,甚至情人。電影告訴我們,物的價值,在於它對人產生的關係和意義。物帶來無數的相遇事件,像一個個獨立的音符,交織成為人生的動人樂曲。沒有了物,人的情感,無處落腳;人的記憶,無處植根。人,成為孤獨、虛無的存在。

諷刺的是,香港不需要魔鬼,也自動不斷消滅物,皇后碼頭、鐘樓、喜帖街。消滅物,就等於消滅人的記憶和情感,於是人變成無足輕重的浮萍。

不習慣失去

看電影時,抽紙巾的聲音不絕於耳,是因為「失去」的情感拿揑得好。電影開始的一段獨白,問自己消失了,世界沒有了自己,有什麼改變?自己即將失去世界,當然是重要不過的大事,但對世界來說,不過像秋葉散落大地,像雨水降臨泥土,微不足道。

人很奇怪,總是習慣得到,卻不安於失去,就好像我們的人生藍圖,是由一系列的獲得、成就所勾劃出來。但友情、愛情、親情,世上又有哪一件東西,你能永不失去,永遠緊緊握在手中?人生其實是由一系列的失去,而不是得到所組成。當走到生命的盡頭,更是失去人生的所有。因此,請善待生命的遇見,一旦錯過,再沒有回頭。

電話和電影一節,處理出色,非常感人。但到了失去時間的部分,色調由淡淡哀愁的藍色,突然轉成奪目繽紛的鮮紅,非常突兀,格格不入。這一部分,所想說的東西,也令人摸不著頭腦,莫名其妙。到底時間和旅行有什麼關係?空泛的「時間」概念,到底是指什麼?

但電影還是相當出色的。有句對白說,你知道嗎?其實不是貓需要你,而是你需要貓。

是的,愛和感恩,讓世界變得如此美好。

謝謝你來到世界。

多謝你帶給我的一切。

一路上,承蒙照顧了。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