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馬勒遇見梵志登

2016/11/28 — 12:42

說到香港管弦樂團將於十二月九、十兩日演出的馬勒《第三交響曲》,便不得不提及發生在馬勒與另一位偉大作曲家西貝遼士之間的那場有名的對話。那是1907年,兩位同行在人生中首次也很可能是唯一的一次會面中,曾就「何為交響曲的真諦」這一話題展開討論。對於西貝遼士而言,交響曲意味著「風格的簡練」,而馬勒與他的想法恰恰相反。在這位奧地利作曲家兼指揮家心目中,交響音樂是綜合的藝術,它無所不包,宛若整個世界一般。

馬勒認為交響曲包羅萬象,足以涵蓋一切日升月落、草木榮枯與喜怒愛恨。這一創作理念,在他耗時四年完成的《第三交響曲》中,有淋漓盡致的呈現。d小調第三交響曲雖說知名度略遜,不像馬勒的第一、第五或第九交響曲那樣被世界各地樂團頻繁演出,卻也是個性十足。首先,它很長,一共包含六個樂章,演奏完畢大約用時一個半小時,單單首個樂章已長達三十餘分鐘,幾乎抵得上一整部交響曲的篇幅了。而且,它的配器十分豐富,不單給予弦樂、木管及銅管聲部充分的舒展空間,還在第四與第五兩個樂章中加入女低音獨唱、童聲合唱與女聲合唱等人聲段落,以實踐作曲家闊大浩瀚的創作理念。這部交響曲不單是馬勒筆下最長篇幅的交響曲,放在整個交響音樂的世界中看,也是氣勢龐然的模樣。

另外,《第三交響曲》的獨特之處是它的色調相對明亮。我時常在深秋時節聆聽馬勒,因其筆下旋律每每透出深沉乃至荒涼的意味來,與秋末初冬時萬物靜默蒼茫的氣質格外相合。但這部交響曲卻並不沉重,甚至被一些樂評人視作馬勒「最陽光、最具親和力的作品」。如是曲風,或許與作曲家寫作旋律時愜意舒暢的心情有關吧。

廣告

還記得奧地利施泰因巴赫那座著名的作曲小屋嗎?1893年,這間阿特湖畔的屋子被馬勒買下,從此,那裡成為作曲家消暑的居所,也為他提供了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第三交響曲》便是他於1896年夏天在湖畔度假時完成的,無怪最末樂章那些長線條的樂句中,分明能聽出湖水搖蕩天空的動人聲響。馬勒試圖在這部作品中摹寫自然,不過他心目中的「自然」絕非只關乎湖水、天空與草地,而是與宗教、與神祗、與愛乃至整個宇宙相關。在馬勒創作這部交響曲期間,他的助手瓦爾特(Bruno Walter)曾前往作曲小屋看望他,並在他面前感慨此地山水之俊秀。沒想到馬勒說了一句:「不必看(風景),它們全都在我的音樂中」。

的確,馬勒對於他的音樂作品與創作理念極其自信,而且,他還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工作狂,花費很多心力不停修改自己的舊作,力求完美。巧的是,這兩項特質,在香港管弦樂團音樂總監梵志登身上,都能找到。香港管弦樂團團長王敬對梵志登對待音樂的投入與忘我印象深刻,稱這位荷蘭籍當紅指揮每天除去睡覺和吃飯,剩餘的時間幾乎都用來研究樂譜。如斯勤奮,加上天資卓著(十九歲便已是著名的荷蘭阿姆斯特丹音樂廳管弦樂團首席),梵志登今年初獲邀接任紐約愛樂樂團音樂總監一職,也該不是出人意料的事情。說起來梵志登四年前與紐約愛樂的首演音樂會,奏的正是馬勒交響曲。而梵志登的伯樂、知名指揮家伯恩斯坦,當年與紐約愛樂合作的馬勒交響曲全集,至今仍被人奉為經典。

廣告

梵志登對於馬勒作品十足偏愛。今個樂季,他與香港管弦樂團合作,開啟馬勒交響曲系列音樂會;而他在擔任達拉斯交響樂團音樂總監期間,亦與樂團合作灌錄馬勒作品,選的正是這部長篇幅的第三交響曲。古典音樂權威雜誌《留聲機》評價這張專輯時,稱樂團與指揮合力奏出了作品中「史詩般的意味」;還有樂評人在欣賞過達拉斯交響樂團與梵志登合作的「馬勒三」現場演出後,認為這位伯恩斯坦的高徒真正從恩師那裡承襲了演繹這部鴻篇巨製之奇技妙法,敏銳捕捉到作品中那些張揚或內斂、詩意或熱烈的瞬間。

梵志登與香港管弦樂團合作的三場馬勒交響曲音樂會,可謂一場探索之旅。在十月下旬的第一交響曲開啟旅途之後,這即將上演的第三交響曲,又將為你我帶來怎樣豐盈且雄渾的沿途風景?

(本文為立場新聞X港樂的合作文章)

馬勒第三交響曲
9 & 10-12-2016 星期五、六 晚上八時  

節目

馬勒:第三交響曲

指揮:梵志登

 

免費音樂會前講座

時間:

09-12-2016 星期五 7:15pm-7:45pm
10-12-2016 星期六 7:15pm-7:45pm

地點:

星期五: 香港文化中心行政大樓四樓AC2室
星期六: 香港文化中心行政大樓四樓AC2室

講者:

星期五 (英語)
林丰先生
作曲家及音樂教育家

星期六 (粵語)
林丰先生
作曲家及音樂教育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