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痰」黃子孫

2016/5/1 — 2:2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大叔,這裡不能吐痰⋯⋯」

「我呸!」啪的一聲,再一次濃痰落地 「我為甚麼就不能吐?!」

我國國民吐痰的技術可謂神乎奇技,除了能連珠爆發,痰沫還能在空中飄移。在內地工作時,經常目擊內地人的吐痰神技。有一次,我徑自走在一街角處時,忽然看見一沫黃影於眼前飄掠而過!細看下,竟是一沫濃痰。我回頭張望,只見一名蹲坐在地上的農民工一臉漠然,倏然又噴出另一口痰沫。此人吐痰前竟沒有絲毫清喉聲,這種暗箭最是難防!要不是閃避得快,濃痰就落在身上。想到這裡雞皮疙瘩都冒了上來。最叫人心驚的是,那沫黃痰竟彷彿在慢鏡捕捉下在空中飄移!足見吐痰大叔功力爐火純青。

廣告

「大叔,我想我們應該坐下飲杯茶,食個包,好好談談。」

「⋯⋯?」

廣告

「大叔,我看你痰多,也許是因為⋯⋯」

國民多痰的原因有起碼以下的三項:

1. 空氣污染

2. 抽煙

3. 呼吸道感染

空氣污染以及抽煙可以誘發慢性阻塞性肺病(Chronic Ostruction Pulmonary Disease)。[1] 此病的病徵之一正是痰液分泌過多。中國的空氣質素向來強差人意,而且國民無煙不歡。這些有害物質吸入身體後,毒害呼吸道中的纖毛。[2] 結果,纖毛失去把痰液推出呼吸道的能力,以致濃痰滯留下來而動彈不得,成為病毒及病菌的溫床,促使呼吸道反覆受感染。

有些老人或者習慣了以往在鄉下生活。其實,在農村吐痰問題不大,痰沫軟著陸在泥巴上便塵歸塵,土歸土了。然而,要是痰沫硬著陸在城市的水泥地上就麻煩大了。痰沫可怖之處在於它傳播疾病的潛在能力。痰液可以含有多種致病原,諸於肺結核細菌,沙士病毒等。[3] 新鮮的痰沫落在水泥地,水份的表面張力起初還能把至病原鎖在原位。唯怕痰沫在大街上轉眼被風乾,表面張力散失後,病毒便隨風飄到那裡就那裡⋯⋯

不論是港澳,是台灣,還是內地,仍然有不少人有吐痰陋習。有些人以為只要吐痰前以高亢的「嗬吐」清喉聲發出警示,讓走在附近的人有所警惕,就可安心大吐特吐。有些人則以為痰吐在地上後,只要鞋底往痰輕輕一抹,就對環境沒大影響。還有些人視吐痰為投壺作樂,朝垃圾筒狠狠放矢,豈料瞄不準,亂矢落在垃圾筒外圍。可憐的垃圾筒,落得污漬班班。

說到這裡,大叔弱弱地回應:「有清道夫打掃大街嘛,你用不著這樣嘛⋯⋯」

我們不妨作個推理,要是有人把痰吐在你的工作桌上,你有什麼感覺?這可是侮辱!對清道夫來說,大街就是他的工作桌,你在街上吐痰,就是對清道夫的侮辱。 再說,要是有人把痰吐在你的家,你有什麼感覺? 這可是極大冒辱。對我們來說,香港是我家,你在街上吐痰,就是對香港人的侮辱!

要是有一家的小孩隨地吐痰,我們大慨會問道:「是哪一家的小子沒有家教?」要是有一國的成年人隨地吐痰,我們應該說什麼?我們自然問道:「是哪一國的國民沒有國教?」可見,國民教育不該一味側重祖國成就以及主權的認識。國民教育理應在文明、公共衛生、科學普及多處著墨。不然,國民只知軍備強國,卻不識文明建國。網上曾瘋傳過一張照片,在內地某處的一輛公車上有標語寫道:「吐痰請向外吐,提高個人素質。」這標語一出, 震懾中外。想不到往車外吐痰,素質已經大為提高了⋯⋯ 沒有文明的國民,那怕你的國家船堅炮利,你跑到那裡都只會使國家蒙羞。

「難道老外不吐痰嗎? 你這樣就是太看不起我們中國人!」大叔不憤地死撐⋯⋯

這不就是典型不要臉的垂死反擊嗎?人家偷竊,你便可偷竊嗎?人家殺人, 你便可殺人嗎?要是咱家人不糾正咱家人,中國人不監督中國人,難道要老外越洋而來,議論我們的公共衛生嗎?倘若真的有外國衛生官員善意提醒,那時候,我們的官員會怎麼回應呢?他們大抵會義正辭嚴地這樣聲明:「這是我們國家內政事務,不容外國勢力干預!」那怎麼辦好喇? 咱家人不准出聲,外國人又不客提醒,這樣中國就只會走上孤方自賞的道路,落得固步自封。長此下去,犯不著列強入侵,只要某幾處省份爆出沙士,中國自會傷亡慘重。

綜上所述,吐痰文化不單是公共衛生問題,它也是國民修養的問題。當我們自誇文明大國,禮儀之邦,以炎黃子孫自詡時,我們需要思量,目前的國民素質戴得起這頂高帽嗎? 嗚乎!中國人何時才能在文明上醒覺?這還看我國的教育了。當然這裡說的教育不是國民教育,而是公民教育、科普教育。

請各位把此文廣為分享,發給有吐痰陋習的朋友。籲請他們在吐出一口黃痰前思量一下,在別人眼中我們到底是炎黃子孫,還是「痰」黃子孫?

 

作者博客 - 香港晒銀時

參考文獻:

European Respiratory Society (ERS). European Lung White Book. 2013

FermandoV, Estelle E, Francois L, et al. Ciliary abnomalities in bronchial epithelium of smokers, ex-smokers and nonsmokers. Am J Respir Crit Med, 1995, 151:630.

Wang WK, Chen SY, Liu IJ, et al. Detection of SARS-associated coronavirus in throat wash and saliva in early diagnosis. Emerg Infect Dis. 2004 Jul;10(7):1213-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