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登山的意義

2015/12/27 — 9:00

登上一座高山的頂峰是甚麼意思。

是挑戰自己,人生就是充滿挑戰,要贏人先要贏自己,這句話有少許老土。為什麼一定要羸,贏了又代表一些甚麼,輸了是不是代表自己是弱者,贏輸之間有沒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值得細想。登山不是笨豬跳,勇敢踏出的一腳稍有差池,地心吸力無情講,勇敢地踏上就是明白那裡不會有一條橡筋繩戲劇地把你拉回來,還回彈多幾次享受失足滑落的刺激。挑戰自己,在滑落的一刻有著甚麼的意思,不能贏,也許連輸的機會都沒了。

喜歡冒險,好像有點意思,這裡不一定要用結果來量度。登山的過程很漫長,牽涉很多細節的預測和準備,冒險這一詞有了一個「險」字,萬事不能輕率,否則也配不上「冒」這個字。去登山冒險是一趟旅程,在面對山上的落石和雪崩之前,沿著河邊的森林上高山,多項隱而未見的情況需要戒備,突如其來的大雨,不小心冒犯了的野熊,隨著高度變化,冒的險也都不同。去一趟冒險,祈求遇不見危險,如去動物園祈求看不見動物,是不合邏輯的,

廣告

《Everest》片中有一幕大家也曾議論紛紛,在等待出發攻頂前的某個晚上,領隊在營幕裡問大家:「究竟為什麼要登山?」

這問題一直懸在心裡,我認為答案不是那麼簡單,想要四出尋找線索。我初嚐登山,遇上一些驚險,承受一些恐懼,直接面對大自然威力,感覺震撼難以言喻之餘,開始多了一種新的感受,是敬畏。無可否認,登山遇難的風險必然存在,出發前會有不安的壓力,是一種催促要認真準備的呼喚,是舉目望向高山時的崇敬之情所引發出的嚴緊態度。冒險是自己選擇的,不安感會經常製造自我對話場面:「我毋需面對這驚恐,朋友聽了我的行程都叫我小心,眼神好像有點事情。我真的要去嗎?」

廣告

登山不是工作,我不是尼泊爾的雪巴人,為了生計前仆後繼登上聖母峰,縱在地震引發的山難之後,還是要背起裝備再踏上。又不是電影《劍岳 點之記》所描述的測量人員,為要完成日本的地圖製作,接過任務便要登上劍岳,為國家開啓未知之地。如果是一份工作,心情或許會簡單一些,又或許會更勇敢一點,工作本身就有一種使命感,我去,不需要再多的理由,也不需要軟弱的籍口。

敬畏,是從心底裡有一種尊崇之意,既是時刻尊敬,又想時常親近的心情。很難說得明明白白,當選擇用上這詞彙來形容,便認同有點宗教精神的成分滲透其中。登山的意義在於個人的領會,既是很個人的感覺,便無所謂一定要説得清清楚楚。簡單來說,可以是一種 calling ,而這種呼喚在你的生命裡起了甚麼的意義,等待你逐一尋問。

歡迎來到那一個晚上的營幕裡,你坐在一群要攻上 Everest 的冒險家當中,在云云的發言裡,聽到有人說出 George Mallory 的話語:「Because it's the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