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白加士街女皇

2017/2/27 — 19:47

聞說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官涌沿岸,沈曼玲這名字可真響噹噹,於坊眾間人氣爆炸,原因大概有二:其一,她每天必往彌敦道平安酒家飲普洱茶,擺設龍門陣,風雨不改,歡迎各界對號入座,舉凡悲歡離合,盡憑一言,實質心理醫生尚未普及,無異社群療傷的相濡以沫;另外女士前後立寨佐敦一帶,經營多間幼稚園,汗馬功勞,當地甭管張三李四,家裏小孩闔府天子門生,有教無類,誰敢違悖?

也許時代更張,前人對啟蒙多珍惜,摩登看官大概無從揣測,正所謂人之初善惡難辨,那年頭平民百姓眼底,中學已屬高等學府,販夫走卒只匆匆修畢小學課程,便要直接晉升社會university,故此幼兒院形同童年縮影,算是人生一大里程碑!

記憶中沈校長較其他廣東婦女魁梧,中年發福,讓人衍生壯碩印象,女史健談,音域廣且洪亮,尤其斥責徒生更見鏗鏘,不過大家實在愛她,原來沈氏乃說小人書 No. 1高手,休憩時小豆丁聯群結隊,苦苦哀求講些什麼,延續至今,腦袋仍舊滿載各式阿里巴巴、熊人婆(讀坡音)及爛賭二故事,點點滴滴,悉數故人遺物,根深柢固,回味省思,人性培育倍感溫心。 六十年代不科學陋習繁眾,最切膚要數體罰這事兒!昔日家長們傳統保守,望子成龍,入學時會囑咐老師嚴格管教,犯錯欠揍,毫不姑息,這行徑現在肯定難以理喻,曾幾何時倒天經地義,奉若教室潛規矩……

廣告

沈氏必殺秘技自然遠不止此,譬如杜撰「花名冊」能力卓越,頑童一經認證即獲勳銜,這些封號繪形繪聲,吻合徒生年齡、風格和文化背景,極具公信,當中包括鼻涕蟲、喊包、大木蚤、豬屎渣(吵鬧的鵲鴝),不一而足,請勿小覷上述符碼,彷彿孫悟空額尖那緊箍咒,一經戴上今生灑脫無門。

校長至厲害撒手鐧其實唱遊,流行榜中備受歡迎絕對首選「有隻雀仔跌落水」,由於板凳先天短缺一張,刻意趁乘曲終琴斷擠兌小朋友出局,十分刺激,幾經淘汰,長勝將軍多少能領些獎勵,無非糖果餅乾,卻神話般轉化為弱小心靈偌大殊譽。

廣告

話說校園內一組孖寶兄弟特調皮,精通瞎搞,名堂超多:打彈珠、吐口水、擒蜻蜓、公仔紙、掌拍蒼蠅、踏螞蟻、捉蚱蜢、活抓蟑螂、比併金絲貓,反正花樣兄台能念出口,小子必有辦法編撰成遊戲,真箇十八般武藝!「斬崩刀」跟「板刀面」長期游弋闖蕩,快活賽神仙,可恨湖海風波惡,每捅一回婁子,沈首長必按俗例吶喊「站出來」三字,慣犯兩名連申辯也輕鬆豁免,自發動功,出班站台,小子確信校長大人處事公允,會依據施法程序丈量賞罰,輕則抓耳垂靠邊佇立,嚴重違規肯定大刑伺候…… 柚木書桌裏暗藏花梨實木界尺一柄,早默默出鞘。

且慢!英雄就是氣概,儘管二人下場並無分歧,不過「板刀面」跟「斬崩刀」始終穩守誥號體面,各擅勝場,前者瀕臨酷吏鞭策,易水荊軻,由來臉不改容;後者偶爾良心發現,低眉哭鼻,卻挺能熬打,板子凝重多寡一律卻之不恭!俱往矣,沈校長昔日栽培過幾多人才,是非曲直,惟誰傾訴,倘若閣下生得逢時,可否願意將childhood託付與她?

(原文刊登於《信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