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白只拿金馬男配,唔算意外啦!

2015/11/27 — 19:03

白只就係朱凌凌,朱凌凌係舞台劇演員、歌手,白只係今屆出爐金馬最佳男配角,「你這幾天得獎後有乜感受?」我問,「我覺得都係有d唔真實...,接受左好多訪問,恭喜的說話,拿獎我係覺得有d意外...」白只一路回答,一路能夠感受其穩重一面,他可以跟其他行家嘻哈一番,但轉頭亦可以認真地回答嚴肅問題,他對自己要求頗高,這也間接解釋了他獲獎的原因,每天都會發生意外,但我不認為獲獎純是意外。

上佳對手,爆發自己小宇宙!

白只在電影《踏血尋梅》飾演殺人兇手肥丁,其中有兩場演來是相當吸引的,包括一場獨腳戲,用相當冷靜、平實的口吻,敘述碎屍的詳細過程,予人不是毛骨聳然,而是覺得渾身不自在,後生可畏;另一場是跟城城的監獄戲,似是朋友,卻明顯不該是朋友,看似平白溝通,但實際要問深層的東西,記得白只在金馬獎感言裡帶著淚水謝過城城,大意是「他從來都沒有看輕我們,肯願意教我們。」,「我係監牢裡見到他,覺得他不慍不火,他就是有本事把我帶進戲裡,我完全睇唔見攝影師、燈火師,我只睇到眼前座著是位老差骨(即城城)。」聽著白只分享,開始明白他的感謝的內涵,「除了他,我還要謝謝春夏(飾演王佳梅),沒有他們,我拿不了獎。」白只很坦白表示獎不是他一個的,是大家合作的成果,戲一直都是互動搓出來,沒有上佳對手,如何爆發自己小宇宙呢!

廣告

「城城有來排戲?」

廣告

「我是舞台劇演員,是學院派,電影係一種唔同的表演方式...」白只表示最初拍攝很不習慣,「處理角色的事前功夫都是差不多,但臨場演出就很不同。」白只指出舞台上,演員就是王,直接跟觀眾互動,能量是直接傳遞,「拍戲時,會有很多工作人員在旁望著,分鏡拍攝時,個情緒要即刻到...」舞台劇由頭演到尾,演員情緒按劇情推進,但電影都會跳拍,感情也要跳來跳去,「我完左部戲,製片跟我說,你其實都幾有福氣。」說的當然不是身型,而是排戲,導演翁子光特地讓大伙先圍讀、行位才拍攝,白只發現舞台劇理所當然的,在電影裡卻是奢侈的東西,因為排戲,讓他更快掌握角色,更讓他看見戲行role model,「城城有來排戲?」我問,「影帝級人馬,會來嗎?」我心底多少也下了判斷。

有人傳授先至有人承接

「他當然有來,背熟對白是基本,我只掌握了角色的變化,但城城掌握是劇本裡時空交錯的角色變化,我自問記不起來。」更令他驚訝是城城熟讀自己部分,還記得其他同場演員的對白,「我真是覺得很深刻,連我的部分都記得...」城城做法是希望流暢地表達自己角色的變化,城城的認真態度讓白只明白稱職電影演員該有甚麼的標準,能夠和兩屆金馬影帝同場演出,還可得到他的教導與分享,這是各代對話、交流的價值,在戲行裡,這類交棒的機會少,因起用新演員機會不高,投資者總想找有票房保證的,電影工業如是,香港也如是,有甚麼機會讓不同世代同場演出,上位輩就會投訴下一代激進、懶散,風險,年輕代就指餅輩一味離地,戀棧既得利益,不願冒險改變,白只是位幸運兒,他獲獎可不是意外啊!

發表意見